全本小说 > 都市小说 > 逆天医妃:邪王宠上天 > 第465章 入住了朝神殿
    第465章 入住了朝神殿

    誓言生效。

    颜世生手一挥,身后的冰箭消失无踪。

    那人神色微微放松,目光复杂的看着他“就算我们以后不来寻找玄天神录的碎片,但是还会有别人前来的,修为实力可能比我们还高,手段心肠必然比我们还狠毒。”

    颜世生淡淡瞥了他一样,没有说话,将玄天神录的碎片收起来,抱着张暖转身离开。

    强大的威压散去,几个认刚要松一口气的时候,身体突然结冰,动弹不得。

    几个人电光火石之间就变成了一座座生动的冰雕。

    “暖暖!”

    颜世生抱着张暖唤了几声,怀中的人还是一点反应也没有。

    将人抱进朝神殿,八卦台上的缩小版国师看到颜世生抱着一个墨发飘扬的姑娘回来,忍不住的唏嘘几句“看不出来了,你竟然还这么痴情!”

    “滚!”

    颜世生一看到他心情就十分的不爽,若不是因为得主持那劳什子的朝神盛典,他还能更早一点的到张暖的身边。

    将张暖抱进里间的床上放下,手一挥,绑在两边的帘帐就放了下来。

    国师撇撇嘴“脾气这么坏,也不知道哪个女人被他看上了,真够倒霉的。”

    颜世生坐在床上,将张暖半抱在怀中,解开了她的外衫,只留下里面的白色的裹胸布。

    八门圣斩阵法的红色图案清楚的印在她的心口上面

    他看着那道印记,微微蹙眉,神情凝重。

    掌心贴在她的后背,缓缓输送着灵气。

    温厚而强悍的灵气顺着他的掌心输送进张暖的身体里,因为有九艳混沌空间在,根本就不需要担心张暖会因为灵气暴涨而身亡。

    输送进来的灵气如同汇入大海中一样,很快悄无声息。

    唯一的作用就是能一点点的冲击着封住张暖意识的八门圣斩阵法。

    而这种的做法,无异于是在赌博运气,拼着灵气耗散的最后一秒,为张暖把阵法解开。

    天色亮了又黑,张暖始终没有醒来的迹象。

    颜世生面色苍白,他的眼中充满了血丝,眼角见带着丝丝的倦色。

    过了良久,将身前的人转向自己,而她心口上面的印记除了颜色淡了一点意外,并没有消失。

    依然完好的印在她的身上。

    “噗!”

    颜世生的嘴角流出一丝血迹,他紧紧的抿着嘴,执起张暖的手,缓和了好一会儿,才轻声念道“暖暖。”

    张暖没有一丝反应,身子一软,向后倒去。

    “暖暖。”

    他的声音打颤,那种久违的要失去她的感觉再次浮上心头,紧张的将脸贴在她的脸颊上面,感受着她身上快要不存在的体温。

    “张暖!我命令你醒过来!”

    颜世生神色崩溃,他紧紧的把人抱在怀中,吻着她的唇,仿佛过了数年之久,他终于下了一个重要的决定,痴痴的笑了“傻丫头,我以后再也不能保护你了。”

    他目光神情,紧紧的注视着她的脸,那一瞬间连被千宵阴灯燃烧尽的记忆仿佛也回来了。

    颜世生笑容绝美,一颗黑色的珠子从他的心口处慢慢飞了出来。

    他抬手握住那颗黑色的主子,放进张暖的嘴里,亲眼看着她吞下去。

    将身体里仅剩的一点灵气推进她的身体里,助她吸收。

    张暖的面色很快就红润了起来,颜世生无力的摔倒在了床上,一头墨发寸寸变白,于此同时,千里之外的雪地上终于出现了久违的太阳。

    地面冰雪融化,露出原来的面貌。

    而固定在地上的那群人,身上的冰块融化,恢复了自由。

    那些人仰头望金鹤国京城国师朝神殿的方向看去,心里都带着一点庆幸。

    “快走!就算回去挨罚,我也不想继续和这个变态打斗!”

    “就是,若是他发现那个八门圣斩根本就解不了,我们就死定了!”

    几个人顾不得收拾体面,席地而坐,施展身上的灵气凝聚出来了一个传送阵。

    天空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旋涡,红光一闪,几个人在原地就没有了踪影。

    张暖知道自己在鬼门关中走了一遭,醒来的时候,正躺在一个陌生的床上,身边空无一人。

    她撑着身子坐起来,不知道是错觉还是怎么了,她感觉自己像是拥有了一种神秘的力量,那个神秘的力量能随心所欲的听从她的支配。

    仿佛一抬手,就能毁天灭地一般。

    她试着抬了一下手,身上的灵气倾斜而出,瞬间就回了半个屋子。

    房屋倒塌的声音很快就引来了外面的人。

    他们急匆匆的赶过来,却见好端端的房子竟然塌了,幸好床那那边的顶梁柱还算结实,没有伤到坐在床上的人。

    来人身穿类似道袍一样的衣服,张暖对他们有印象,就是那天追逐颜世生轿子的时候,护送在轿子旁边的年轻人穿的就是这样的衣服。

    她反应过来了,一定是颜世生救了她,这里应该就是国师的朝神殿了。

    那些人见张暖呆愣的坐在床上,尽管她身上穿着完好,但毕竟是个姑娘家,他们这一群大男人闯进来,不算回事儿。

    更何况这位姑娘是国师亲自抱着放在自己房间中的,关系一定不一般,亵渎了姑娘,就是亵渎了国师。

    带队为首的那个弟子微微侧脸,耳根泛红“不知为何,房屋突然坍塌,我等过来清理,为了姑娘的安全,还请姑娘回避一下。”

    张暖愣了愣,哦了一声,脸上下床穿鞋,顺手将旁边留存的屏风上面的外衫扯了下来披在自己的身上。

    “麻烦你们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张暖十分的愧疚,灰溜溜的从墙角跑出去了。

    外面的布局处处是花园,随处可见的就是池塘枫叶和假山。

    张暖走在架在池塘的孔桥上面,望着下面已经枯败的荷叶,她已经很难确定自己拥有了深不可测的神秘力量。

    本该是因祸得福,但是心底却隐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但是具体该是如何,她自己也说不清楚。

    “对了,颜世生呢?”

    既然这里是他的地方,为何不见他人?

    张暖猛地跑下拱桥,随手抓住一个路过的小弟子“你们见过颜……你们的国师吗?”

    那小弟子茫然的摇头,完全不知情。

    张暖望着周围偌大的朝神殿,楼宇重重,她的眼睛一片茫然。

    站在四通八达的花园小径上,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

    她回过身,四面的建筑物都差不多,这么多来来往往的国师弟子,她却连那个人的影子都看不到。

    “颜世生!”

    “颜世生!”

    “颜世生!”

    张暖双手放在嘴边做喇叭状,拼劲全力的大喊,路过的弟子都向她投来异样的目光。

    但是她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眼睛里面渐渐涌出泪光,每喊一声都用尽所有的力气。

    张暖如同一个疯子一样,在小径上一边跑,一边喊。

    回应她的只有包围朝神殿的山林中无穷无尽的回音。

    张暖如同泄了气的皮球,跌坐在地上,一脸的颓然,心底悲伤弥漫,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如同一个被人丢弃了的布娃娃。

    夜色渐渐降临,一双绣金纹着瑞兽的靴子出现在她的眼前。

    张暖抬头,对上那双似笑非笑的狭长丹凤眼“听说本座只是一趟皇宫,有人差点就把家给拆了!”

    他的脸上还覆着半边面具,但是张暖只是一眼就知道是他。

    鼻子一酸,她从地上站起来,坐的久了小腿发麻,顺势扑进他的怀中,委屈的大哭了起来“你能不能交代一声去哪里了,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