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修真小说 > 玄浑道章 > 第两百一十三章 重燃
    张御通过望夏台内壁之中的环形阶梯,一步一步往烽火台的顶层走去。

    他也是昨天回来后才知道,烽火台表面之上有一层护持,此前朱阙等人因为攻不破这里的守御,这才提前唤出了安神。

    不过当他来到这里,手掌放在墙壁之上的时候,却并没有感受到任何排斥之力。

    不止是他,此前柳奉全带着昏迷的大都督杨珏躲入这里密室的时候,也同样没有受到任何阻碍。

    他想到杨珏之前按上那玉板曾进行了精神上沟通,或许就是那时候定义了敌我,恐怕唯有其认定是友方的人才能在这里随意走动。

    没过多久,他走到了烽火台的顶层。

    这里的视野非常开阔,几乎可将瑞光城所有的景物都是收揽眼底,但是现在看到的,只是半个残破的城市。

    他往烽火台中间位置看有一眼,那里立有一个高大精美的圆盘形机筑物,整体微微倾斜着,内中由数十个大小不一的金属球体组成,表面泛着动着细密微小的的纹路,彼此之间是衔接紧密的咬齿,上面有着一条条泛着亮银色的金属箍边,看去与那“阳枢”上所用的金属有些类似。

    他目光落在了当中一个转盘上,走上去拿住边沿,稍稍拨动了一下,随着金属摩擦之声响起,几个球体艰涩的转动了起来,而顶上光柱也随之缓缓偏移了几分。

    只他此时却是想着,烽火台上为什么要放置这种用于转向的东西呢?

    是每一个烽火台都是如此修筑的,还是仅仅因为东廷都护府有神女峰的存在才做了这种布置?

    他思及烽火台中所蕴藏着的庞大能量,微微点头,或许这烽火台也不仅仅是用于点燃烽火那么简单。

    虽然脑海中在转动着念头,可他手中动作却是不慢,在转盘一格格的转动之中,那光柱很快倾斜倒下,并在他的细微调整中往乞格里斯峰上缓缓挪移过去。

    当那一束光芒照到这座孤立在那里峰上的时候,整个山体忽然变得通透明亮了起来,它好像于瞬息之间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炬,并在刹那间向外放出了无尽的光和热,一道比此前更为明亮的光柱射入天宇之中!

    烽火,再一次点燃了。

    此刻站在望夏台下方的众人看着女神峰,不由都是露出了激动之色,而都护府四周的守卫也是情不自禁发出欢呼之声。

    张御走前两步,望向远空,女神峰上的光不仅仅是向上升腾,同时也有一部分向外喷涌着,将整个天穹晕染上了一层夺目的金色。

    贯穿南北的安山山脉,同样也是映照在这层光芒之中,而安山以西的都护府地陆,此刻如同是一片传说中的黄金之地。

    他想了想,便自衣兜之中取出画册和彩笔,在望夏台上将这一幕异常壮美的场景用笔勾勒了下来。

    许久之后,他收好东西,便自望夏台顶下走了下来,却发现大都督杨珏站在那里,似正在等他,便道“大都督,可是有什么事么?”

    杨珏道“张先生,我能拜你做老师么?”

    张御看了看他,道“大都督可是遇上了什么难事么?”

    杨珏垂下脑袋,道“我其实不想做什么大都督。”

    这些天来他一直在递交上来的文书上签印,这与他以前做的事并没什么分别。

    他这个大都督只是名义上的,通常什么事都做不了主,只是一个负责最后一步盖章的人。

    其实要不是前任大都督杨宣的交待,还有杨氏长辈的要求,他一点也不想坐在这个位置上,他只想和那些同龄人一起去进学。

    张御看明白了他的心思,他示意了一下远处的乞格里斯峰,道“大都督,再等些时日吧,到时或许一切都会不一样了。”

    杨珏很聪明,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眼睛亮了起来,高兴一揖,道“是,先生。”

    张御与杨珏别过之后,又与望夏台之外的人打了声招呼,便就步出了都督府。

    现在烽火台点燃,他是该往北方一行,将那些前辈的衣冠拿回来了,于是他一抬头,霎时身化虹芒,遁去天穹之中,大气爆裂声起时,光芒已是先一步往安山方向遁去。

    安山某处段山原之中,莫队率正在这里跋涉着,早在两天前她已是走出了密林。

    不过在此之后未多久。她便发现神袍从自己身躯之上自动脱离了,并且怎么也无法再为自己所用了。

    而她也从原本粗壮的体型又变回了寻常年轻女子的模样。

    为了减轻负担,她也不得不忍痛将那沉重的覆面铠甲和随身的斧头甩下。

    好在她还有两个被控制神智的图瓦半神在保护,这才有惊无险的走到了安山之上。

    可是凡人身躯显然不适应长时期待在这种山原之中,要不是她还有张御途中顺手给的几枚丹丸,早就支撑不住了。

    在又走了很长一段路后,她不得不找了一块大石坐下来休息,可这个时候那两个图瓦半神和那个土著祭祀忽然跪了下来。

    她顿时意识到了什么,站了起来,抬头看去,便见一个衣袍飘拂、浑身笼罩在光芒之中的人影立在那里。

    她惊喜道“先生?”

    她似想到了什么,将一直背在背后的衣冠拿到了前方,道“先生,东西都在这里,一件都没少。”

    张御点了点头,道“莫队率,你做得不差,便随我回都护府吧。”他话音一落,莫队率便觉自己漂浮了起来,而后被一道光芒一裹,就跟着前方一道虹光往远空一路飞驰而去。

    张御遁行半日之后,就又回到了都护府,放下莫队率后,对其交代了几句后,就让其自去了,他则将那些前人衣冠带回了居处。

    他洗漱了一番,来到书房之内,见今日报纸已被摆在了案上,便拿起翻了翻。

    上面多数篇幅都是对他的颂赞,他扫了一眼,就略了过去。

    除去与相关他的内容后,这里最主要的消息,就是在玄府插手下,都护府南疆已是重新平定了下来,天平之神的寄躯已被斩杀。

    不过他知道,这个神明有些特殊,在土著之中有着较为众多的信徒,就是都护府中暗中信奉他的人也有很多,所以并不见得会因此消亡。

    可以想见,都护府之后麻烦恐怕还有不少。

    翻阅过报纸后,他就回到了静室之内,调息打坐起来。

    待得次日清晨,他方才出了定坐,自里走了出来。

    可这个时候,他却是若有所觉,往某处看了一眼,来到了平台之上,见桃定符身背长剑,正背对着他站在这里,便道“师兄此去,可是查出了些什么?”

    桃定符转过身,道“的确有了些收获。”接下来,他便将自己问到的东西简略说了一下。

    张御思忖了一下,道“若是照此说法,邓明青应该就是此人的棋子,其是想在颠覆玄府之后,再请那一位正清门下出来收拾局面,让都护府变作他们眼中的善地?”

    桃定符点头道“这是极有可能的。师弟你是知道的,我辈真修通常都会避免插手玄修之事,这实际是早年天夏定下的规矩,特别是一些激进之人,更是被要求立下誓言,若一地玄府存驻,则其与门人弟子需避道此间,不得擅入,这位正清门下应该是碍于誓言,无法亲自出手,所以才用了邓明青。”

    张御道“那这一位是否还在这片地陆之上?”

    桃定符道“这就很难言了。”

    张御心中转了下念,启仪玉这东西,之前应该掌握在神尉军尉主岳庶手里的,到底是如何遗落的,现在已经无从知晓了。

    但整件事若串联起来,邓明青很可能就是得了这位间接或直接的帮助,才拿到了这东西。

    要是那位正清门下是在浊潮之前做的这件事,那么其人有一定可能已经不在这里了,而若是之后所为,那么或许还躲在暗中觊觎着都护府。

    可只要其人还受到誓言束缚,只要玄府自己不出乱子,那就不至出现太大问题。

    只是东廷玄府所需面对的不仅仅是这位,还有一个大敌复神会也是一样躲在暗处,这个组织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完全浮出水面。

    不过复神会的应该实力不至于很强,不然之前试图建立神国时也不会去联合异神和神尉军了。

    他认真思考了一下,看来是时候把正玉之中的章印交还玄府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