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科幻小说 > 丧尸少女的神医守则 > 33.第033章
    “妈?”

    被张庆丽推醒,秦晓勇揉揉眼睛坐起来, 想到下午遭的罪, 忍不住扁着嘴就想诉苦。

    “妈,今天那个老师……”

    话说一半, 秦晓勇突然看到俞晶晶就站在门口,瞬间把后头半句给咽下去了。

    “一天到晚睡睡睡!睡不够啊你?成绩怎么降的?啊?上课也是睡, 提溜你罚站你也能睡着, 这课能听进去?”

    张庆丽恨铁不成钢, “专门找到了老师来家, 就是叫人盯住你, 叫你别分心的!现在倒好,睡了一下午, 白费劲了!”

    若俞晶晶是那种能听懂话中隐意的人,这会儿就能听出张庆丽的不满是冲自己来的。

    张庆丽挥着鸡毛掸子,不轻不重地在秦晓勇背上打了两下, 看他捂着肩膀扁嘴流泪,就把这套动作收了。

    回过头, 看俞晶晶还站在门口,心里就有些不舒服。

    不过张庆丽也知道这种刚从学校出来的学生都有点轴, 就没太计较。

    不在社会上历练几年,哪知道如何处事,还指望来拉劝, 是她想多了。

    张庆丽把门带上, 留秦晓勇一个人在房里哼唧。

    “这孩子习惯是有点不行, 平时太惯着。你今天刚来,肯定有点治不住,多来两天就好了。”

    俞晶晶点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

    “那……吃完再走?”张庆丽招呼了一下,又说:“就是得等会儿,菜还没炒好。”

    “不用了。”俞晶晶摇头。

    “那明天时间改改,晚一点你看怎么样?三点到六点?让他午睡睡足一些,多养些精神。”

    原本说好的六小时,一下砍了一半,张庆丽说的时候也有些不好意思。

    不过俞晶晶今天下午表现,确实有些不尽人意。

    孩子睡了,就不能喊起来?虽然没收钱,但时间就没浪费了吗?

    还有一个月开学,多紧张,每天这样混一混,那不要学好了。

    先试几天再说,要是还这么不负责,混一天算一天,张庆丽就决定换个人试试了。

    就算是张老师推荐的,不懂教孩子,也不能留。

    俞晶晶对这个时间倒没提出什么反对意见,点点头,很轻松就应了。

    “那……你先回吧。”张庆丽拉开大门。

    俞晶晶走了两步,回头看了眼秦晓勇房间,停了下来。

    “晓勇这个孩子,挺聪明的。”

    张庆丽不知道俞晶晶突然说这个是什么意思,不过话听着不赖,就笑着点点头,“他是挺聪明,从小就比同龄孩子强。就是懒筋没抽,不好好学……”

    “他不是不想学好,应该是没有能力。”

    “能力?”张庆丽疑惑。

    “我觉得他需要检查一下身体,学习状态下降,嗜睡,有很大可能是大脑内部出了问题。具体说不好,还是要医院做判断才准确。”

    一周过半,嗅觉不像前期那么敏锐,开启屏蔽部分后,俞晶晶并没闻出太大味道。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秦晓勇身体有问题,重点就在脑部。

    接了这份工作,俞晶晶的任务就是帮秦晓勇提高学习成绩,在一个月内达到正常六年级毕业生的水准。

    如果时间花了,双方都付出了努力,最终结果不好,她至少得承担一半教学不力的原因。

    现在问题已经提前摆清楚了。

    水滴进沙里,沙能吸收,滴到石头上,直接滚落一边,能沾上一点就算好的。

    秦晓勇就是那块石头,再费劲往上浇水,最多就湿湿身。

    张庆丽一小时付她一百五十块,绝不仅仅是这点要求。

    “检查过后,拿了报告分析单。确定他可以维持正常学习状态,再上课才能有进度保证,不然的话……”

    张庆丽勉强笑笑,“你的意思我明白了。嗯,我现在还有点事,有什么咱们下回再聊,好不好?”

    “嗯。”俞晶晶点头,“那明天……”

    “明天你就先不用来了。不是要检查吗?什么时候检查好了,什么时候我通知你。”

    “可以的。”

    俞晶晶出了门,没走两步,后面就传来砰地甩门声。

    门外挂的装饰物弹跳两下,摔到地上滚落一边。

    秦书是晚上十点回来的。

    最近做新生入学准备,学校工作繁忙,他每天都忙到差不多这个点儿。

    秦晓勇这段时间睡得早,秦书回来最多去房间看一眼,很难有时间跟他做些父子间的交流。

    把包放到沙发上,秦书看到书房有灯,一瞧是张庆丽带着秦晓勇做作业,就笑着走了进去。

    六年级毕业考,秦晓勇拿了班里倒数第十,做为他父亲,还是一个大学教授,秦书确实有些颜面无光。

    他工作忙,根本没时间辅导孩子,因为张庆丽也是重本出来的,学习这一块能抓一抓,秦书就一直做了甩手掌柜。

    成绩掉下来,又正逢暑假,张庆丽白天要工作顾不过来,她说要请人来家辅导,  秦书二话不说同意了。

    今天是第一天上门,看到秦晓勇居然没早早睡觉,而是老实在桌前写作业,他觉得这个钱花得还算值。

    “挺用功的,这么晚还学习。”秦书走过去摸了摸秦晓勇脑袋。

    秦晓勇一脸哀怨抬头,“爸。”

    “怎么了?有不会做的题吗?你妈不是在这儿吗?你问她。”

    秦书笑着指指张庆丽,眼光下一秒扫过去,忽地一怔。

    张庆丽拿着书本,脸上挂着两行清泪,目光幽怨。

    “怎么了?”

    秦书推了把秦晓勇,“你又把你妈气着了是不是?”

    “不是我气的,是今天来的那个老师气的她!我说了不要请老师来教我了,也没教几道题,还把我妈气着了。爸,你叫她明天别来了。”秦晓勇赶紧夹带私货。

    “我已经叫她明天别来了。”张庆丽吸吸鼻子,“我再重新打听一下,最近到的新生很多,我就不信找不到一个好的!”

    这话一出,秦书就知道秦晓勇没乱说,张庆丽确实跟今天来的老师闹了矛盾,看样子这矛盾还不小。

    “怎么了?也不说什么原因就换人,张老师那边叫我怎么交待。”秦书帮张庆擦擦眼泪,轻声说道。

    秦晓勇是X市人,阳明高中张老师带着毕业的,到上京念大学,一路顺风顺水留校买房结婚生子。

    高三时成绩掉下去不少,不是张老师淳淳善导,他也不可能拥有如今的事业和地位。

    这些年虽时时有联系,但张老师却从未拜托过他什么事情,这次是先知道他要给晓勇找家教这事,才把班里这个贫困生推荐过来的。

    如果不是对方犯了什么不得了的大错,一天就把人推了,确实是不太好。

    一提到俞晶晶,张庆丽气又来了,眼泪直往外冒。

    “你放心,我没冲她发脾气。一个学生,我能把她怎么样?话再难听,我忍着就是了。”

    “她说什么了?”

    张庆丽看了眼秦晓勇,心里又是一阵委屈,“她说晓勇脑子有问题,让我带去医院去做检查,看是不是个真傻子!”

    秦书笑了,“不会吧。”

    “不会?她说得一本正经,严肃得跟会上宣讲似的!新闻联播宣布首相逝世,全国降半旗也没她一半郑重!”

    张庆丽拿纸巾擦擦脸,“不光叫我带晓勇去检查,还要我拿报告单给她,确定脑袋没坏她才能继续教!你说说她这什么意思?!”

    秦书没说话,由着张庆丽倒苦水。

    他知道张庆丽这段时间为了孩子的学习一直都绷着弦,在外面忙完了工作,还要回来辅导,已经透支了精力。

    陡然碰到一个爆发点,就忍不住炸了,这他都理解。

    哭了一阵,又跟老公诉了半天苦,张庆丽果然舒服不少,看到秦晓勇跟瞧稀奇一样盯着自己看,挥手把他赶开。

    “你说说,这样的人我能留吗?请个家教,我还得去医院搞检查,证明孩子不傻?我都没检测她蠢不蠢呢!还不是直接把孩子交她手上了!让孩子趴桌上睡一下午,等醒了才讲两道题,自己教不动,就怪晓勇笨!气死我了!”张庆丽锤胸口。

    秦书看了秦晓勇一眼,发现他又打哈欠,“睡了一下午,怎么又困了?”

    “谁知道?懒筋硬是抽不掉。自从放了假,一天能睡十几个小时,平时上完班回来,他午睡还没完,拉才起来。”

    “你刚刚说,那个女孩原话是什么?没能力的后一句。”秦书皱眉。

    “学习状态下降,嗜睡,是大脑出了问题。她就是说晓勇又蠢又懒,你听不出来啊?”

    秦书摇摇头,“应该不是这个意思。”

    他起身,带着秦晓勇坐回桌边,用纸笔做了与专注力有关的小检测。

    虽然秦书的专业是药学方面,留校也教的这一块,但也是系统学习过医学方面专业知识的。

    检测做完,秦书面色凝重。

    只看目前得到的结果,他知道事情不会乐观。

    简单的测试,只能发现问题,了解问题和解决问题,还需要专业人士来判断。

    张庆丽站在一边,开始还阻挠他做这些没用测试,觉得秦书有点傻,真相信那个女孩的胡说八道,给孩子做什么智商检测。

    等结果出来,秦书简单解释了几句之后,张庆丽的表情就变了。

    看看掩口不停打哈欠的儿子,张庆丽一屁股跌坐回椅子上。

    秦晓勇嗜睡的情况,六年级上学期末就开始了。

    她只当孩子懒了,学习难度大不愿意用心,成天在家里责罚打骂,揪着他站着做作业,不许多睡一分钟。

    后来出了成绩不理解,又气得做了许多糊涂事。

    现在想想,要是那个时候就发现不对,孩子哪会遭受这么久不公正的对待!

    他不是不想学,是身体不允许!

    张庆丽泪如泉涌。

    “行了,别自责了。我看情况也不是特别严重,先去医院看看,别自己吓着自己。”秦书摸摸张庆丽脑袋,轻声劝慰。

    在学校附近旅社等了两天,俞晶晶没有等到张庆丽打来的复工电话。

    虽然住宿费不贵,但每天都这样支出,还是有些心疼。

    那天张庆丽说过检查出结果就通知她,既然不联系,很有可能是孩子问题比较大,进行治疗就不需要继续补课了。

    俞晶晶没再接着傻等,她去了天桥招工处,很快就找到了一份工地上的活。

    上京工地给的薪水比X市高出不少,还有集装箱宿舍提供,只要勤快一点,收入不比做家教差。

    俞晶晶很愉快地干了一个月,赚到一笔可观收入后,终于迎来入学的日子。

    背着书包到了医大门口,俞晶晶才记起自己还没联络过辅导员,也没提前几天到校确定宿舍。

    所以,今天她到底住哪儿?

    同系那个三个男生一个宿舍,好像还有个空床位。

    实在不行,挤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