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科幻小说 > 丧尸少女的神医守则 > 30.第030章
    “这样就可以了是吗?”俞晶晶收回手机。

    司机点头,“上吧。”

    看到通话还在继续, 俞晶晶坐上车, 向赵恒道谢。

    “到了我这边有显示,你安心坐车, 一定要让他把你送到楼下,不要省路费, 在陌生的地方走失了可不是闹着玩的。”赵恒唠唠叨叨。

    “知道了。”俞晶晶又说:“还有一个月就开学, 你要是提前过来, 可以找我。”

    赵恒报的北城人大, 也在上京, 隔着上京医大距离不远。

    俞晶晶的意思是自己先到这边,地方熟, 要是赵恒像她一样早到了,有事需要帮手,就可以把今天人情还回去。

    不过这话听在赵恒耳朵里, 又是另外一个意思。

    “好,我去了一定找你!”

    刚刚还生着气, 这会儿就消了,赵恒笑眯眯地应了。

    收了线, 俞晶晶滑开快捷栏,又把一键关闭按下了。

    “我说怎么软件下不来,你不开流量怎么行哦。”司机看到俞晶晶这抠门操作, 啧着牙说。

    “流量贵, 你说的那个软件我也不会用。现在不是可以了吗?”

    司机瞧了俞晶晶一眼, 觉得这个小姑娘跟土里刨出来一样,浑身上下透着村气。

    衣服破旧,包也烂烂的,除了手机新一点,浑身上下都不鲜亮。

    这手机她拿着也是摆饰,除了打电话,什么操作都不会,还敢用网约车。

    “行了行了。你能找着人付钱,去哪里都可以。”司机踩下油门出了站,“地址呢?”

    俞晶晶摊开刚买的地图,指着自己所在位置画了个圈圈,“先从这里走吧。从长宁街进,头尾绕完,再进北街这个圈……”

    司机一脚踩下刹车,瞪眼看着俞晶晶,“你疯了吧?”

    “这些路,走不通吗?”俞晶晶问。

    “你这一环一环地绕,想绕到天亮啊?!开什么玩笑!”

    “我没开玩笑。”

    看俞晶晶板着小脸,一副认真模样,司机坐正身子,“你说真的?”

    得到俞晶晶肯定答复,司机来了精神。

    “你是想转上京城吧?现在虽然晚了点,但还是有不少有看头的地方。照你这么绕圈没用,你看这里还有这里,都是刚开发的,一点名胜古迹都没有……”他够着手在俞晶晶地图上划拉。

    “就照着地图上面的路走。”俞晶晶看看外面,“时间有点晚,就少走一点,十一点前结束吧。”

    司机盯着她看了半天,俞晶晶沉默。

    “行,就照你说的办。”

    汇入车流,司机规规整整沿着俞晶晶指的路,顺着外环路往偏处绕。

    这条道从头跑到尾差不多得一个多小时,正好合了俞晶晶的要求。

    从后视镜里看到俞晶晶趴在窗户边,一动不动地往外瞧,司机心里当她是个傻的。

    这么个转法,搭246路公交车不就得了,明明抠得很,却花这个冤枉钱。

    很快,司机发现俞晶晶不傻,她这个走马观花很有点讲究。

    走不一会儿,她就要求把车停下来,自己下车溜达一圈儿,完了上来,叫他再接着开。

    一次两次还能忍,过了半个小时,看她下了四五回,司机就忍不住了。

    “可是我付钱了。”俞晶晶指指手机。

    “我开多远你付多少,这个不矛盾。这样,你看到那边的车了吗?来来来。”

    司机下车,从路边提过一辆单车,顿到俞晶晶面前,“你骑这个行了,想转多久转多久。”

    这个车俞晶晶认识,X市就有,共享单车。

    她知道这个东西,但一次也没用过,一是不需要,二是要手机扫码付钱,不懂得怎么操作。

    司机也考虑到了俞晶晶这个弱项,手把手一步步帮她开锁。

    “就这样。你学会了也方便,以后去哪儿都能用。而且它便宜呀,才一块钱,多划算。”

    司机从没料到过自已有一天会帮共享单车做推广,还这么卖力。

    “好吧。”俞晶晶终于被说动了。

    司机长舒一口气,忙不迭结束交易,送走了这个古里古怪的小姑娘。

    自行车俞晶晶以前在村里学过,骑着挺上手,身体活动开人也觉得松散,比坐车舒服得多。

    刚出站的时候俞晶晶也看到外面有,因为没用过,当时就没想到。

    九点多,大道上已稀有行人,俞晶晶顺着地图指的路,沿街搜索。

    豆豆早从盒子里出来了,刚才坐车上不好说话,这会儿聒噪得要命。

    “前面看看,前面。”

    “这里不对,错了。这里以前是坟场,拆过,有味道也压在楼下了,没用。”

    时间点点滴滴过去,俞晶晶力气足,骑车根本不觉得辛苦,只是转了这么久,连一点点线索都没找到,稍稍有一点受打击。

    “才第一天而已,不行明天再来,后天大后天。在这里上几年学,什么地方都能转到,肯定可以找到同类的。”豆豆帮她打气。

    “我觉得很难。”

    俞晶晶停下车,回首四顾。

    这条路几乎横穿了整个上京城,虽然经过的地方都不是特别繁华,但也有许多密集的居民区。

    前天刚补充过营养剂,俞晶晶的嗅觉处于极度灵敏的状态。

    一路行来,她没嗅到任何属于同类的味道。

    上京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大城,如果连这座城市都找不到同类,其他地方找到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了。

    几个世纪里,每隔一段时间,豪叔都会外出采集制作营养剂的原料。

    刚开始的时候,还能碰到不少同类。

    能在那场世纪战争中存活下来的同类,都是进化后的箐英,豪叔跟她是因为躲进了基地才侥幸存活,自身进化层级低下,和这些人格格不入。

    发现无法融入同类群体,豪叔便放弃了加入的想法,依旧回基地跟她一起独自生活。

    后来再出去,同类的数量就开始大幅减少。

    食物短缺,进化冲刺失败,尸身自然破损等等原因,让残余的尸族濒临灭绝。

    从基地出来的时候,俞晶晶也想过,万一找不到同类怎么办。

    唯一的答案,就是自己制作营养剂。

    营养剂制作起来并不难,难的是收集原料。

    珍稀动物身上的骨头,矿石中某种精纯物质,采集大量药草,提炼出的残渣等等。

    以及,人的血肉。

    能进入上京医大,原先最难的血肉似乎已唾手可得,而其他原材,却成了麻烦。

    不过再艰难也得做,只要她还想“活”着。

    “活着有什么好的?死了才最好。”

    捕捉到俞晶晶想法,豆豆发表意见。

    “你看看那些人类,实在脆弱不堪!不论是情感还是肉体,但凡感知到一点丁伤害,就会饱受痛苦煎熬。尸族最好了,扛打耐摔,只要能突破进化关,就可以一直死下去,永不灭亡。”

    豆豆对于自己的尸族身份向来骄傲,瞧不起俞晶晶不吃血食,看不中她谨小慎微混在人类堆里求生存。

    “可是进化的最终目的,难道不是成为人吗?”

    俞晶晶捞出豆豆,“你难道不想改变?不想改变,又为什么拼命进食,你明明可不用吃那么多的。”

    豆豆如果是人,这下就得臊红脸,可它是尸鸟,昂着翘几根杂毛的青皮脑袋,只用靠凶狠口气就能扳回一城。

    “那可不一样!进化后,还是尸族。虽然拥有人类的情感,拥有人类的身体和一切特征,但尸族就是尸族,永不灭亡!”

    “也是,人会死,尸族不会。”俞晶晶也没跟它犟,倒认同点了头。

    “我饿了。”

    刚刚被俞晶晶抢白了一句,豆豆很不满,决定不再继续这个可能争不赢的话题,转到实际需求上。

    “这么晚了,得找个住的地方。你先将就一下,吃点存货吧。”

    看到俞晶晶打开密封罐子,挑出里头臭肉递过来,豆豆满心嫌弃,却又不得不张嘴接住。

    顺着刚才的路往骑了十几分钟,路口就是几家快捷酒店。

    俞晶晶办了入住手续,回到房间看看时间,发现才十点左右,就给张老师去了个电话。

    “怎么这么晚才打过来?不是早上了车吗?给你打,你那边又关机,怎么老关机?”

    张老师一直在等俞晶晶电话,这会接到了,才放心。

    别人家的孩子去上学,大包小包家长送到,报完名还要在那边住几天才走。

    也幸好俞晶晶神经粗,从不觉得自己孤身一人做事有什么问题,知道上京那边有工作,直接就收东西坐车去了,临出发张老师才知道她走得这么快。

    “我明天就过去。”俞晶晶点头,“是的,已经安顿好了,不用担心。”

    张老师在电话里叮嘱了几句,挂了又觉得差点什么,想想给雇主那边又拔了过去。

    “已经来了?这么快?”

    “不是说还有一个月开学,要提前把掉下来的课补上的吗?我这个学生很优秀,学习能力强,性格也温和,不是那种闹腾的,晓勇这种孩子,就适合找这样的老师。”

    马庆丽回头看了眼靠在床上吃蛋糕的儿子秦晓勇,忍不住皱眉,“说了不许吃,怎么还在往嘴里塞?今天吃了多少了?你看看书行不行?”

    秦晓勇懒洋洋把蛋糕放下,拖着脚走到桌边,书还没拿起来,身子就趴下去了。

    马庆丽看了他心里就烦,想着张老师还在那头等着,只能压下火气。

    “那就让她明天过来吧。上午下午都可以,孩子一天在家。嗯,我要上班,跟晓勇说好,来了直接开门就行。”

    张老师跟马庆丽确定了时间,定了心,又问:“价格我已经跟她说过了。一个小时一百五,一天最少六小时,补三科。你看可以吧?”

    “可以,怎么不可以。别说六小时,只要她愿意,补八小时都行。这个孩子我真是头疼死了!谁能领走,我照二十四小时付钱给他。”张庆丽抚额。

    挂了电话,张庆丽回到书房,发现秦晓勇还趴着在桌上。

    台灯打得大开,他一只手垂着,另一只搁桌上,正在倒腾一只小兵人,动动腿动脚,懒洋洋地盘。

    “唉,让你看书。”张庆丽一身疲惫,走过去把他手上东西拿下来,又把六年级下册数学书打开,翻到要学的那一课压桌上。

    “妈妈,我困了。”

    秦晓勇打了个哈欠,指指墙上挂钟,“十点二十,该睡觉了。”

    “你下午两点睡到六点,起来吃个晚饭,完了躺沙发上看动画片,叫你一百遍都不起来!好容易进了书房,叫你看会儿书,你又要睡!”张庆丽深吸口气,“你是不是要气死我才做数啊?!”

    刚想冲秦晓勇脑袋上呼一巴掌,手刚提起来,发现他已经趴桌上睡着了,还打着小鼾。

    “行了,最后一天!明天就有人治来你!”张庆丽咬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