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科幻小说 > 丧尸少女的神医守则 > 15.第015章
    尸族被人类清剿,双方曾有过一段势均力敌的时期。

    豪叔带着俞晶晶躲进基地最底层,反锁唯一通往外面的出路,隔绝了连天炮火。

    一批又一批的同族被人类灭杀,俞晶晶缩在暗无天日的黑暗窖底,能听到基地上层尸族倒地的闷响以及人类临死前的绝望厮嚎。

    这个庞大基地原先由人类起义军建造驻扎,后被尸族攻下,因为处关键地理位置,最终成为了附近几个大城战场的中心地带。

    最后一场拉锯战拖了大半个月,基地入口抵不过炮火摧残轰然崩坍,将正在中底层拼杀的对战双方封锁在幽暗地底。

    将基地残余尸族尽数剿清后,困在地底的数百名军士疯狂向外挖掘,终是没掘出一条生路。

    豪叔很谨慎,等了一个多月才开启底层通道,出去的时候,仍旧坚强存活的人类军士,只剩不到二十人。

    死去的数百位战友,被他们整齐堆到了某个空置的库房,后来成了维持她与豪叔几个世纪消耗的“粮库”。

    最后十几个人伤的伤的残的残,七倒八歪靠最后一口气吊着。

    看到豪叔晃晃荡荡蹒跚而来,他们连一丝挣扎求生的意志都没有,引颈受戮 。

    拖了这么久,外面人早已彻底放弃救援,数百人都打不开的通道,豪叔跟俞晶晶也出不去。

    基地内堆放的海量尸体能解决口粮问题,但是死尸必竟不如新鲜血食营养可口。

    基于这个原因,豪叔很珍惜地把这十几个人留下了。

    基地库存粮食多,堆满数百平方仓库的罐头食品,给他们敞开吃,到死都吃不完。

    受轻伤的那几位,填饱肚子就能活,而身体上受到重创的那些,却需要另花工夫调养。

    为了推进有活转可能部分体质特殊尸族的进化,高层研制出了营养剂供他们服用。

    营养剂复杂的配方成份,能有效减缓内部尸肉腐烂,维持皮肤弹性与筋膜质量,在其中加入少量血食,也能为身体供应所需营养。

    尸族持续腐烂的身体,都能依靠营养剂回复,处理对于人类来说严重到危及性命的伤势,再简单不过。

    基地各项原材配备充足,已制出的营养剂也有大批存货,为了让这些人健康存活,豪叔很大方地利用这些药剂,为他们进行了综合治疗。

    对人来说,过程或许很不美好,但命却是保下来了,休养过后,体质甚至比以前更加强健。

    因为不吃血食,俞晶晶对豪叔豢养的这些人类,并没太深的印象。

    只记得豪叔很节省,养了十来年才依依不舍地用掉最后一个,豆豆成天跟着他抢些边角料,回来总是赞不绝口。

    记忆中,人类使用营养剂治疗伤患并没有什么危害,反而健康有着极大的促进作用。

    人类军队三番四次想要抢回尸族基地,似乎也有夺取营养剂的意图在内,豪叔提起那场战争曾说到过这个,俞晶晶只顺耳听过两句,已经记不太清了。

    “肉挖掉,抹上去最见效,半天就能恢复。不挖也行,就是见效慢些,用量要大些,内伤也简单,按比例吞服……”

    豪叔做事,豆豆经常跟着,看得多自然也学到了一些,叽里呱啦给俞晶晶出主意。

    俞晶晶不喜欢闻见血气,从没跟豪叔去做过这些工作,所以豆豆说她就认真听着,很快便从这些乱七八糟的信息中,找出了不合理的地方。

    “取肉不用止血吗?”俞晶晶怀疑地问。

    “止什么血,血可好喝了!豪叔爱喝,我也喜欢。”

    “……那止痛肯定也没做了,是吧?”

    “止什么痛?什么痛?”豆豆不解。

    俞晶晶就知道豪叔跟豆豆肯定没想过这个问题。

    豆豆是尸鸟,进化后才有意识,一身杂毛枯肉,挨打只怕骨架散掉,哪知道痛这个字怎么写。

    俞晶晶虽然有一身光滑皮肉,对痛觉却也并不敏感,更不用说糙皮粗骨的豪叔了。

    看豆豆瞪着自己,俞晶晶伸手摸了摸它。

    “是我问错了。”

    “能治的,肯定可以!你信我!”

    看俞晶晶兴致不高,豆豆生怕错过这个机会,一个劲劝说。

    “只剩二十几瓶营养剂,我自己都不够,怎么给别人。”俞晶晶给它泼凉水。

    “不需要太多,多了也承受不住。稀释,掺点水,多掺点!他的问题又不严重,花不了太多东西。”

    连尸族腐烂身躯都能回复,赵恒不过坏了上臂一点皮肉而已,就算稀释了也是杀鸡用牛刀。

    不是俞晶晶实在缺钱,连它的肉食都不能保证了,豆豆哪会给这么浪费的提议。

    “再看吧。”

    俞晶晶想了想,暂时放下这个考量。

    营养剂对人类没有危害是已经验证过的事实,豆豆的提议确实可行。

    俞晶晶考虑的,却不是能不能治的问题。

    营养剂只有这么多,每月一瓶已经是她精打细算后的用量,服用的时候一滴也不敢泼洒,看得极其珍贵。

    俞晶晶虽懂得制法,收集原料却并不容易。

    或许有了足够的钱能买齐这些东西,但里头不可或缺的一味血食,却是再多钱都弄不来的。

    没有逼到绝路,俞晶晶不会打重制营养剂的主意。

    不能开源,自然就要节流。

    俞晶晶虽然暂不考虑这件事,但豆豆却信心满满。

    她有认真在想,没一口回绝,那就是有戏。

    于是豆豆一反常态,没再拧着性子不达目地势不罢休地闹腾,乖乖窝在书包里,用这种方式表达自己在这个问题上的理智态度。

    俞晶晶并没注意到豆豆的小心机,背着书包向着走廊尽头的红色木门走去。

    四十多岁中年妇人打开门,看到俞晶晶背着书包站在外头,眼中闪过惊喜。

    “你想好了?是要租吗?”

    “嗯。”俞晶晶点头。

    “进来吧!家里有点乱……”

    妇人拉开门,快步推开屋中杂物,清出一条能容人走动的过道。

    昨天来看房,屋里还收拾得很整洁,今天应该没料到俞晶晶会回转过来租床位,妇人做的纸盒手工就随意堆了大半个房间,清了也乱糟糟地。

    “今天活多……一般不这样。这个桌子给你用,我在边上做就行了,你要学习要看书,都可以的。”妇人把旧桌子上东西清完,热情地接过俞晶晶书包摆上。

    “谢谢。”

    “我姓周,你叫我周嫂就行。咱们先把床收拾一下,被单什么的我这里都有,就是没洗……”

    周嫂去掀上层床铺隔灰的布,回头招呼,“哎,你站远点,这床板上灰有点大……”

    一转头,看到俞晶晶正盯着自己女儿,她脸色就立马变了。

    快步冲到女儿严小梅身边,周嫂弯腰帮她拉上衣服,盖住皮肤上露出的星星斑点。

    “她只是有点过敏,这个不传染的!”周嫂声音拔高,带着些紧张。

    “嗯。”俞晶晶收回目光,“床我来收。你有事,就忙事。”

    周嫂快手快脚把女儿包裹严实,这才松了口气。

    “妈妈,我热。”

    严小梅约摸七八岁的样子,马尾辫扎得紧紧地,露出圆圆脸盘。

    因为病着,脸色有些发黄,但精气神却挺好,说话时嗓门还挺大,叫了热就去拽衣服,周嫂七手八脚才把她按住。

    “热什么热?不是有风扇吗?”周嫂挪过锈迹斑斑的铁风扇,插上电咣里咣啷地照着她吹。

    “妈妈,吹这个费电。”严小梅享受了一会儿,觉得过意不去,伸手去关。

    “没事。”周嫂笑着摸摸她汗浸浸的脑门,“这个姐姐租了上铺,一个月咱们能多二百块收入,几毛钱电费算不了什么。”

    严小梅看向正在清理床铺的俞晶晶,接着周嫂压低声音,“这个姐姐不笑,有点坏。”

    “她挺好的,你别这么说!”周嫂转头,“小俞,有什么要帮忙的你就说一声,褥子重不好搬,我给你递。”

    “已经弄好了。”俞晶晶拍拍手。

    周嫂惊讶,“你力气可真大!”

    出去买了床单和薄毯,俞晶晶回来时天已经黑了。

    地下室走廊走廊里弥漫着一股散不去的烟气,炒菜声和碗筷叮咣声从相邻的几个房间里传出,带出浓浓生活气息。

    拿钥匙开了门,俞晶晶看到周嫂也在做饭。

    角落里的小煮锅咕咕冒着气,米粥的味道阵阵飘出,桌上摆着两只硬饼,还有一小碟咸菜。

    “吃了没?没吃一块吃点。”周嫂搓搓手,小声招呼。

    “吃过了。”

    “你吃的什么?”严小梅抓起饼,边咬边好奇发问。

    “跟你一样。”

    周嫂感激地冲俞晶晶笑笑,“小孩子嘴馋,你别搭理她。”

    看完书,九点多俞晶晶就上床躺下了。

    周嫂开了盏小夜灯,等严小梅睡着了,自己眯着眼睛继续折纸盒,悉悉索索弄了半晚上。

    第二天早上,周嫂特意多煮了些粥,“昨天睡得还好吧?我活多,今天赶着交就忙晚了些。要是吵到你了……”

    “我睡得沉,不影响。”

    “那就好。来,喝碗粥。”

    周嫂盛了一碗递给俞晶晶,看她接了也没推拒,觉得自己招来的这个女孩还真的挺省心。

    出门的时候,看到严小梅跟自己挥手道别,俞晶晶也抬手绕了绕。

    这一点小互动,让严小梅笑眯了眼,举着手摆个不停。

    俞晶晶赶着上学,带上门出了楼道。

    “这么晚才出来,不怕迟到?”

    赵恒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下将路了堵个严实。

    “你怎么……”俞晶晶愕然。

    “昨天走得快,有话忘记说了……这个你拿着。”

    不等俞晶晶发问,赵恒直接递了只纸袋过来。

    俞晶晶接过,撑开袋子瞧了一眼。

    “钱?”她挑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