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科幻小说 > 丧尸少女的神医守则 > 第372章
    第372章

    “人呢?”

    俞晶晶打车回了医所, 看到周嫂握着手机站在门前, 赶紧上前。

    “你怎么回了?这么快?”

    一时情急给俞晶晶打了电话, 事情说到一半周嫂就有点后悔。

    新婚第一天, 正是小两口浓情蜜意的时刻。

    本以为情况很危急, 慌了手脚才拔的号, 没讲两句楠楠气又顺过来, 这会儿能吃能喝的,根本不像个病人。

    一看俞晶晶穿着,就知道她没准备就跑出来了, 脚上还趿着拖鞋,头发都没梳通。

    目光一转,落到她宽松衣领, 周嫂弯弯嘴角, 憋着没笑出来。

    也不知道俞晶晶从哪里摸了条丝巾,上好的料子, 大大的品牌lo, 在脖子上缠了两圈又挽了个花。

    身上这套睡衣倒还正常, 外穿也不显得突兀, 只丝巾格外扎眼。

    她捂得严实,周嫂是过来人, 就是不看也知道这是在遮掩什么, 欲盖弥彰反更引人注目。

    确定楠楠没事, 俞晶晶松了口气。

    楠楠在医所住了一段日子,每天给她做手法, 就是交流得少,也算熟识了。

    不许家人陪同照顾,熟悉后楠楠对她跟周嫂很是依赖,到了做手法的时间,一进院子就能看到她趴在窗边摆手微笑。

    俞晶晶虽对小孩无感,但也得承认,楠楠很乖巧,是个不错的孩子。

    听到周嫂电话,她想都没想就冲出来了,只来得及给白锦溪留了张字条。

    一路回来,俞晶晶都在思索,想着是哪一步出了问题,导致这样严重的情况发生。

    心脏上的缺口,精神力反复推挤后,已经愈合成一道贴合的窄线。

    俞晶晶原本是想用针,直接在创口上用药,促进恢复。

    但是楠楠却怕得很,看到取针出来,吓得又哭又喊。

    第一次给楠楠用针,是趁她熟睡,清醒情况下,根本没法下手。

    病人不配合,俞晶晶当然不会用强,顶多恢复得慢一些,也不是好不了。

    正好到了暑假,她有事要外出,便让楠楠家人带孩子回去休养。

    若是养得好,暑假都不用来复诊,没什么问题就能算做痊愈了。

    说是这么说,楠楠家人却不信能好得这么快。

    楠楠精神确实比送进医所前要好,但心脏缺口愈合还要段时间,手法肯定得接着做,做到好为止。

    就是不接着治疗,至少要做个复诊,才能彻底安心。

    家属这么要求,俞晶晶当然不会往外推,约好了暑假后回医所做治疗。

    结果第一天回来,楠楠没进门就捂着胸口磕到门角,周嫂形容得吓人,说气都没了,唇色雪白。

    就是周嫂说人已恢复,能跑能跳,俞晶晶也要眼见为实才安心。

    “在偏屋。”

    “怎么安排在那边?”

    跟着周嫂进了院子,俞晶晶疑惑问道。

    最前的正房做了诊室,后侧两间平房是起居室,一大两小,正好合用。

    偏屋紧靠着院子,因为面积大又深,不管用来做什么都显得空旷,就一直闲置着。

    以前上门来的病人多,进了院子就摆许多长凳坐着排队等。

    到了晚上,用完的长条凳就送到偏屋摆着,算个大的库房。

    楠楠身体差,就算不安排到后面的观察室,至少也该送到诊室休息。

    偏屋?去那儿干嘛?

    “不光是他们一家子过来的,还带了些人。”周嫂挤眼。

    俞晶晶说要过来,她以为还得段时间,刚刚出门是想到外头小卖部,让人送点饮用水过来,招待客人用的。

    看到一片乌压压的人头,周嫂被吓了一跳,楠楠一家挤出人群,热出一身臭汗。

    正想问缘由,楠楠就犯了心绞痛,栽到门角磕破了头。

    乱了一阵,人抬进院子,又赶着跟俞晶晶打电话,周嫂一直没顾得问这堆人哪来的。

    直到楠楠缓过来,家里人抱着她说明了情况,周嫂才弄明白是怎么回事。

    偏屋大门敞开,顶上悬着的老旧吊扇吱呀呀地响。

    九月的天气,依旧燥热,屋里挤挤挨挨坐着数十人,就是门窗打得大开透气,也一个个跟水里捞起来的一样。

    “求医?都是?”站到门口,俞晶晶看了一眼问道。

    “是。”

    周嫂把楠楠家人跟她解释过的话,又跟俞晶晶复述了一遍。

    楠楠病了这么多年,大小医院去过十数家,几乎把病房当家住着。

    单人间双人间,找不到合适病房时,八人间也住过。

    病房里,都是跟她情况相仿的重症心脏病患者,无一例外。

    回到老家,看到楠楠身子还是有些弱,家人便想着留在家里休养不如送到医院,有人时时看顾,万一出了什么状况,也能及时照应。

    不要求手术,不做治疗,连点滴都不用吊,只买张床睡睡。

    想法是很好,可医院不肯。

    楠楠的病历厚厚一叠,情况不容乐观,在这种关键时刻,送到医院躺着,基本上是等死。

    病人坚持入院,也没办法往外推,为了取得无过失的证据,医院给她又做了彻底地全身体检。

    这个做法楠楠家人也是赞同的,人是恢复了些,但没有确实的数据摆在眼前,总有些不安。

    拿到报告,楠楠一家欢欣鼓掌,医院却是大会小会开个不停,拿着报告单研究了好几天。

    上京地界大,神医遍地走,随便捉一个都有奇门妙法。

    中西医有壁,院方也不说好楠楠是接受了什么样的治疗,能达到这样近乎痊愈的效果。

    这样的例子,绝无仅有,并不能当作常规诊疗来学习,研究许久,也只能道句恭喜。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楠楠在医院吃好住好,长胖了五斤。

    整层住院患者,都亲眼见证了奇迹,那些曾与楠楠同过病房,一路看她衰弱下来的病友,更是像是握住救命稻草一样,缠着这一家人不放。

    答应了一个,就又有第二个。

    那家医院的心脏科病人,只要还能起身走动的,都跟着楠楠一家来了上京。

    剩下那些人,插着管戴着仪器,在院里等消息。

    一旦确定神医诊疗有效,就是连床带人搬过来,也再所不惜。

    “你看……接还是不接?”周嫂小声问。

    有几个病人,身子骨弱得没眼看,眼圈青黑嘴唇乌紫,被人扶着走进来,倒不如说是拖进来。

    诊疗费用楠楠家人早做过科普,都知道价钱贵,有几个手上拎着鼓鼓囊囊装满现金的包,就是拿钱来买命的。

    有生意上门当然好,但一下涌进这么多,若是全接下来,一个照顾不周就怕砸了牌子。

    “没事,接了。”

    俞晶晶走进屋内,数十双眼睛齐刷刷转来,都带着惊异。

    知道是女医生,但不知道是这么年轻漂亮的女医生……

    俞晶晶模样,像是二十都不到,穿着一身睡衣披散头发,哪一点跟神医搭得上边?

    “俞大夫!”

    楠楠爸爸胡斌激动上前,回手一指,“您快看看……”

    楠楠靠在母亲怀中,玩着手里魔方,一脸认真。

    额上有道红痕,带着青肿,一看就是刚刚在门上磕的。

    俞晶晶上前两步,目光在楠楠脸上打了个转,“气色不错。”

    何止不错,有红似白的,哪有原先干瘦脱水的模样。

    特别是那小小红唇,嘟得跟朵花儿一样,跟旁边坐着的那些病友一对比,其他人嘴上都跟染了墨似的,青黑乌紫。

    “刚磕了一下,不知道……”

    “没事,不严重。”俞晶晶摇头,伸手在楠楠额上抚了一下,又收回。

    精神力探入,在心脏周边打了个转,情况一目了然。

    创口比走时要小些,但还未完全愈合。

    不用药,仅靠自然恢复,确实艰难。

    “再加两个疗程手法。”俞晶晶说。

    “两个疗程就够了吗?”

    “差不多。”

    七天为一个疗程,两个疗程十四天,胡斌算一算,比自己预期的时间短得多。

    他对俞晶晶已是无条件信任,一句没多问,取了手机扫码转帐。

    价是周嫂一早谈好的,俞晶晶收到转帐消息,才看到钱有多的。

    新价格定的是一个疗程十万,针药另算。

    原先开张生意,弟子第一回替师傅出诊,收的友情价。

    再回头,就不能按照原先的收了。

    对于周嫂提价行为,胡斌没提出任何异议。

    若是在医院手术,至少百万以上,这种治疗方式既有效果又没大的痛苦,就是加钱也觉得划算。

    “还是住上回那间观察室。”俞晶晶看向胡斌,“家人不用陪同,时间到了来接人就行。”

    胡斌点了头,正想替自己带来的病友说几句话,俞晶晶先开了口。

    “要看诊的,排好队,一个个轮着来。”

    安排周嫂维持秩序,俞晶晶回房间换了套衣服,再去诊室,已有病人巴巴等候。

    五分钟不到,病人就被家人扶着出来了。

    外面等着的人看到前一位被周嫂安排进了观察室,留院治疗,瞬间兴奋起来。

    上个人的病况比他差得多,这样都肯收,一定是有把握能治了!

    轮到他进去,屁股都没坐热,又得了安排。

    周嫂前前后后地跑,一气把所有空置床位排满,看到几间屋子哼哼唧唧的病人,愁得满背心是汗。

    整个暑假她都在担心没病人上门,断了来源。

    现在人挤得满,又是发愁。

    俞晶晶看一个收一个,偏屋还塞着几十号人,照这个速度收下去,院子地铺都要打起来了。

    冲进诊室,看到俞晶晶大手一挥,又安排病人留下做手法,周嫂赶紧制止。

    “没地方住?”

    俞晶晶收人收得畅快,正琢磨着明天精神力练习从谁身上开展,就收到了这个坏消息。

    琢磨一下,她取了手机出来翻看。

    疗程最多的那个病人,订了四个,看后续恢复情况,或许还有增加。

    一个人初期就收了四十万进帐,还不算针药钱。

    数数留下的病人数量,再看看银行帐号里急速膨胀的钱款,俞晶晶抬头,“记得上回那家中介吗?你跑一趟,看旁边那些老院子什么价,便宜的话就买两个,把这些人都安排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