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科幻小说 > 丧尸少女的神医守则 > 第366章
    第366章

    周嫂黑着脸, 抱着俞晶晶从衣柜里挑出的衣服走回房间。

    “怎么?”

    看周嫂气哼哼把衣服扔到床上, 俞晶晶扯着裙摆走过来。

    “没什么。”周嫂摇头。

    心里虽窝着一肚子火, 却也只能勉强挤个笑出来, 怕影响了俞晶晶好心情。

    结婚大好日子, 偏有长舌妇跑到楼下嚼舌根。

    背地里说人, 也不知道收敛些, 要不是背着女方家属身份,周嫂一早就要跳出去对骂。

    俞晶晶只想着婚礼配婚纱,倒忘了去会客厅认亲, 不好穿这一身。

    还好齐秀珠准备得齐全,衣柜里挂了好几套订制礼服,都是平常穿也不显得突兀, 又格外抬身份气质的款。

    挑拣了一下, 她选其中一套红底淡金纹的旗袍,比划一下刚好合身。

    周嫂帮着整理衣柜, 俞晶晶便暂时换了家居服, 在小客厅吃点心。

    换衣间对着大门, 窗户也半开着, 她一出去下面那两个人就吵嚷起来,叫周嫂听了个全。

    怕俞晶晶听了不舒服, 周嫂一早就把换衣间门带上了, 等下面消停了才出来。

    其实隔不隔这几道门, 对俞晶晶来说都没影响。

    只要想听,再远些会客厅那边的动静她都听得着, 何况楼下那两个鸭公嗓。

    “吃点东西。”

    小客厅里摆了很多精致点心,刚刚简单在酒店吃了一点,只勉强填了个肚底。

    俞晶晶没怎么吃饱,周嫂也一样。

    接过俞晶晶递来的玫瑰糕,周嫂咬了一口,嚼半天都咽不下。

    看看俞晶晶纤瘦身段,白得没什么血色的手臂肩膀,刚刚那两个女人的话,又在心里打架。

    俞晶晶跟了云神医这么多年,若真有体寒的问题,应该早就解决了才对。

    生不出孩子?可能吗?

    “别听她们的,我只是不想生,不是生不出。”感觉到周嫂打量视线,俞晶晶笑笑。

    “你听见了?”周嫂瞪眼。

    “那么大嗓门,谁听不见。”

    “体寒的事是真的?你用过药没?”

    既然俞晶晶听到了,就没有掩藏的必要,周嫂最关心的就是这个。

    “用过,早好了。”

    知道周嫂是关心自己,俞晶晶便拣她想听的说了。

    “你还年轻,晚两年要孩子也可以……不过,要是怀上了,就生下来吧。”周嫂纠结半响,小声劝道。

    俞晶晶这个男朋友,她只见过几次,不太了解根底。

    看了今天这场面,婚礼虽办得仓促,也是将她放在心上,珍重对待的。

    男方自身条件优越就不说了,吃饭光听邻座说到这几年得的国家奖项,就把周嫂绕晕了头,只知道一个塞一个地厉害。

    那些未婚小姑娘的目光,跟着白锦溪打转,一个个恨不得上台替了俞晶晶,自己扑进他怀里才好。

    白家单传的事,周嫂在婚宴上听人提过,楼下那两个女的,又吵吵嚷嚷作了一通科普。

    孩子的事,避不过的,既然早晚要生,当然早生比晚生好。

    俞晶晶没有父母,性子又直,不懂这其中厉害关系,今天既然做了她娘家人,周嫂当然要站在娘家人角度替她考虑。

    “生孩子有这么重要吗?”俞晶晶皱眉。

    楼下吵的那些话,她听了一些,周嫂又苦口婆心劝说一通,让俞晶晶对这件事多了些重视。

    喜欢白锦溪,跟他在一起就好了,孩子这种附属品,属于可有可无的东西。

    什么有了孩子更容易维系家庭,融洽夫妇关系,这种论点俞晶晶根本不信。

    难道不是两人之间,多塞了一个转移注意力的第三者?

    白锦溪说喜欢女孩,想要一个长得像她的小公主。

    要真有了这样惹他喜爱的孩子,感情分出一半,落到自己这边的不就少了吗?

    “你的孩子,你也喜欢啊!”周嫂哭笑不得。

    “不喜欢。”

    俞晶晶摇头,“小孩子没什么好的。”

    她对于孩子的印象,都源自于丧尸潮初起。

    那个时候,孩童还没被彻底淘汰出尸群,他们摇摇晃晃摆着小手小脚,跟在大人身后出战。

    那时的尸族并未进化出与人类一般的柔软大脑,大多智力低下,只凭食欲驱使。

    这些个头小走得慢的孩童,是行军路上的绊脚石。

    直楞楞撞上,腿脚被绊住,尸群便一个接一个倒下,又耗费极大力气重新爬起,在一段路后,又重蹈覆辙。

    俞晶晶就被绊过,摔了个嘴啃泥。

    父母倒在她身边,三人互相拉扯爬起,被压在底下烂了半边脸的孩子,还鼓着眼睛傻笑。

    想到那场景,俞晶晶就兴趣缺缺。

    “你现在还小,等时间久了,就知道孩子的好了。”周嫂微笑。

    当初生下严小梅,查出免疫系统疾病,知道一生带病治不好,丈夫头不也不回离开,剩她一人辛苦拉拔孩子长大。

    一天做几份工赚钱,下班赶着回家喂饭,出门把孩子反锁在屋里,身心双重煎熬。

    不少人都劝她算了,趁孩子还小,扔到福利院去,人生改天换地不一样。

    可抱着严小梅,闻见她身上奶香,周嫂心里酸酸软软地,哪里舍得。

    这是从她身上掉下的肉,就是再辛苦,也得背得,回来看孩子冲自己甜甜一笑,再累再苦也都值得。

    “折纸盒时常常磨得指头出血,小梅心疼得眼泪直掉,抱着我手呼呼,把眼泪鼻涕都擦到袖子上。”周嫂轻叹,“这世上,只有母子之间的感情,才是最纯粹的。”

    男人再好,爱淡情驰,总有不如意的那一天。

    孩子就不一样了,那是血缘相系的亲人,拿刀都切都不断的牵系。

    俞晶晶没有父母,真正的血亲,就只有孩子了。

    他会对我好的。俞晶晶微笑。

    “我不是说他不好,只是可以更好。”

    周嫂当然不会把自己失败的婚姻往俞晶晶身上套。

    白锦溪看俞晶晶的眼神,她从未在自己男人眼中看到过,这样炽热的情感,连旁人都有清晰感受,俞晶晶沉浸其间,自然体会得更深。

    “男人疼你,孩子爱你。这样的婚姻,难道不更完美吗?”

    见俞晶晶似是不以为然,周嫂又从另一角度分析,“他顺着你的意,不在要孩子。那白家呢?这么大的医堂,以后由谁接手?”

    “白家这么多人,谁爱接谁接。”俞晶晶一笑,“我有医所,他要是不在白家干了,就来医所帮我做事。”

    “这只是你的想法,他会愿意吗?”

    “为什么不愿意?”俞晶晶疑惑。

    “他是男人,是白家一脉单传。除了事业,对家族也有责任,若是这一代断在他手里,你觉得他会好受?而且,他不是说喜欢孩子吗?”

    当初说不想要孩子,白锦溪想也没想就答应,还说白家由他顶着,将她护得好好地。

    俞晶晶没想过那么远,觉得事情解决,就抛到脑后去了。

    听了周嫂细细分析,又想到楼下吵骂,俞晶晶眉头皱起。

    他会因为这个,觉得难受吗?

    话说这里,周嫂就打住了。

    俞晶晶已经在思考这件事,就是一时想不通也没关系,久了就好了。

    听到有人敲门,周嫂转头,“这么早?”

    白锦溪送她们过来的时候,说有半小时休息时间,现在衣服都没换好,怎么就催来了?

    “我先换衣服。”

    周嫂起身开门,俞晶晶抱着旗袍进了里间。

    刚刚选这件的时候,周嫂说是红金色喜庆,俞晶晶才拿主意挑的。

    现在穿上身,她才觉得自己挑得不对。

    合身倒是合身,就是有几个地方太绷了些。

    齐秀珠估计就是目测了一下让人做的,以她常年订制服装的眼力,算得还比较准。

    但生长发育这种事,在俞晶晶身上,可不是完全固化的。

    二级进化后,身体有了改变,初时定了性,后头又慢慢有了调整。

    营养剂用得越多,这种调整就越明显。

    上回到商场买内衣,营业员量d杯,到现在已经有点往e杯发展了,腰臀比也变大了些。

    俞晶晶自己不清楚,估摸原先尺寸拿的婚纱,上身刚刚好才知道这些细微变化。

    好在这旗袍做得很有心思,腰上扣子有两排,松一松能放出一指的余地,只腿部线条露得多些。

    胸口盘扣也是一样,扣第一排紧了,放到第二排,就会斜斜现出一条金色绣纹底边,顺着胸线绕到腰上,更添几分妩媚。

    这两处处理好,其他位置都恰到好处贴合,走动起来腰肢扭动,下摆两片裙边轻轻掀起,露出漂亮长腿和搭配的红色浅跟金绣布鞋。

    头发依旧是披着,俞晶晶也没手艺盘起来,只梳顺了,看妆台匣子里有个细细的金枝红宝发卡,便拿过来别了一边到耳后。

    照照镜子,俞晶晶自己觉得不错,伸手提了桌上药盒,推门走出。

    “现在走吗?”

    看到小客厅里坐了个女人,周嫂陪在一边,俞晶晶撩了撩头发问。

    这女人本负着手,一脸厌烦,似是等得不耐。

    看到俞晶晶出来,脸色瞬间有了变化,一双眼睛从头剐到脚,惊艳之余又是掩不住的嫉恨。

    “你先出去,我跟她有话说。”

    费力将目光从俞晶晶玲珑浮突的绝美身材上移开,张澜澜气哼哼冲着周嫂摆手。

    张澜澜的来意不善表达得太过明显,俞晶晶根本不用仔细观察她神色,就感觉得出。

    周嫂觉出不对,想留下帮俞晶晶助阵,却被她拒绝。

    “去一楼等我吧。”

    “可是……”

    “没事。”俞晶晶笑笑。

    俞晶晶说没事,那就没事。

    周嫂知道她有把子力气,看着瘦小,拳头一顶一的强。

    瞪了张澜澜一眼,周嫂甩头出了门,带出砰地一响。

    “姑姑说了,给你三百万,让你跟锦溪表哥离婚。”张澜澜开门见山,“你生不出孩子,留在白家也没用。现在走还有钱拿,拖久了,竹篮打水一场空!”

    “三百万?”俞晶晶挑眉。

    看到俞晶晶变了脸色,张澜澜撇嘴一笑,“够你回县城买套房子配辆车了!”

    “三百万买我离开白家。”俞晶晶低头想了想,“白锦溪怎么卖?五百万能让他跟我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