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科幻小说 > 丧尸少女的神医守则 > 第281章
    第281章

    周嫂吃住都在医所里,平时照着门,根本不出去。

    俞晶晶习惯了回来喊门,身上一般不带钥匙,虽然时间很晚,但想进去还是得敲门让周嫂开。

    观察室住着个先心病小姑娘,周嫂不敢睡得太沉,一直都在听动静。

    听到敲门声,趿着拖鞋打门缝一瞧,见是俞晶晶回了,赶紧拔了栓。

    “怎么这么晚回?”

    “豆豆饿了,我回来给它拿吃的。”

    俞晶晶托着豆豆进了院子,周嫂一路盯着豆豆看直了眼。

    豆豆饿得有点蔫,若是平时被这样盯着,老早就梗着脖子拿小眼瞪回去了,现在却是蔫蔫地,靠在俞晶晶胳膊上一副乖顺模样。

    “它真听得懂人话啊?啊?”

    周嫂本是不信的,可今天这状况,由不得她不信。

    “简单的听得懂,比如学校。它在学校呆过一阵,一说就知道。”

    “哦?”

    周嫂探头看向豆豆,试探唤了一声,“学校?”

    傻叉。

    豆豆脑袋一转,窝进俞晶晶怀里懒得理她。

    冰箱里还有五块冻得硬梆梆的血食,豆豆吃了两块还喊不够,俞晶晶又拣了一块给它,才算安抚住了。

    躺到床上,俞晶晶依旧没法入睡,翻来覆去,索性闭上眼做练习。

    她必须尽快提升能力,保护自己的同时,也要护住身边人。

    变得粗壮的精神力丝线一圈圈贴附到骨珠外壳上,准确又轻巧地填补了每一个凹陷处。

    因为丝线变粗,缠上一圈表面隆起的幅度也大一些,不时就有沟壑出现,俞晶晶整夜都在做着填补,心绪倒也慢慢平静下来。

    有些事,多想无益,不如做些实际的东西,感受到自己的进步,才有把控未来的底气。

    早上起来,俞晶晶已经彻底恢复了平静。

    她取了瓶废液,又把先前买到的分装小瓶全摆到桌上,一顺调配下来。

    这瓶废液用完,她手上就只剩最后一瓶了。

    云双城在的时候,药的用量比较大,虽然稀释过,但也消耗迅速。

    若是还维持以前的接诊数量,剩下这两瓶估计撑不够两个月。

    现在倒是清静了,也不用急着找材料再配药,慢慢卖就好了。

    既然知道莫商的目标不是自己,继续在学校住也就没了意义。

    俞晶晶早上有课,带了两瓶药水到学校分给了徐纤巧跟周芸,叮嘱用法后,又托她们找宿管把自己拿的被褥撤去清洗,免得额外回去一趟。

    知道俞晶晶要回医所住,徐纤巧跟周芸脸色都有点难看。

    她们倒不是舍不得俞晶晶这个人,只是俞晶晶走的时间点,恰好卡在这个关键时候,由不得人不多想。

    “我也想搬出去住了……”

    等俞晶晶走了,周芸一脸苦相地跟徐纤巧抱怨,“马若玲真是个害人精!我真怕了她了。现在虽然住在一楼隔离寝,但出出进进都要路过那个门口,我真怕病毒飘出来落我头上。”

    徐纤巧握紧药瓶,“老师点名你帮我喊一声,我先回去洗个头。”

    “哎,我也要去!”

    预防的关键就是药水洗头,既然拿到了,她们是一刻都不想耽误。

    马若玲的情况,在搬进隔离寝后就已经传到整栋楼都知道了。

    有人还不信,特意打着探望的幌子,提个水果篮去瞧。

    去的时候,马若玲正拔头发对镜子瞧自己满脑包,一块去的几个女生看到了,吓得东西一扔四散而逃。

    虽然都是医学生,多少有点常识,只这样隔着看一眼,应该是不会传染到的。

    可是马若玲头上的包块实在太多太密集,瞧得让人浑身发痒。

    马若玲平时又喜欢交际,自己处于底层,却偏爱结交那些高高在上的大小姐。

    伸手不打笑脸人,一通彩虹屁吹捧,大家见了她也会点个头,搭几句话。

    整栋女生宿舍楼里,除了她瞧不上眼的那些女生幸免于难,其他的人基本上都跟她打过交往。

    搭过肩挽过手的,借过东西吃过饭的……

    所有跟马若玲有过接触的,都人心惶惶,生怕自己也染上那怪毛病。

    徐纤巧跟周芸拿回来的药水不是秘密。

    事情本就是徐纤巧最先发现的,她又跟着马若玲一起去了医所求医,现在手上拿的药,很明显是有治疗作用的。

    问过知道没有症状也可以预防,一些人便都存了想买的心思。

    这药也不难用,混在洗发水里抹头上揉几下,冲掉就完了,基本上就等于药妆类的洗发水,对身体毫无影响。

    徐纤巧她们课没上就回寝室洗头,药的事传开,不少人都过去问效果。

    马若玲缩在隔离寝,听到外头议论,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努力憋着不掉下来。

    等走廊人走空了,她才悄摸摸出了寝室,捂着头上帽子往大课教室走。

    课堂结束,窝在最后一排的马若玲冲出教室,快步跟上走在前头的俞晶晶。

    “有什么事吗?”

    俞晶晶看看时间,“给你一分钟说话。”

    下午要给刘远看腿,给楠楠做治疗,事情结束还要去白氏医堂找白锦溪,时间安排得极满。

    若不是马若玲眼眶湿红,嘴扁得发颤,俞晶晶连一分钟都不想拔给她。

    “你还能帮我扎几针吗?”马若玲哑着嗓子说。

    “可以。”

    “我钱不多,你能不能少算点?”

    “不行。”

    “俞晶晶……”

    “时间到了。”

    马若玲说句话就要抹把眼泪,这副委屈样儿,搞得旁边经过的人还以为是俞晶晶在欺负她。

    俞晶晶是没所谓别人怎么看她,只是见不得马若玲在自己跟前装可怜。

    有话说话,哭给谁看呢?

    昨天又不是没说清楚,收费明码标价,既然觉得效果好,就照昨天的价码来。

    很简单的事,被她搞这么复杂。

    看俞晶晶转身要走,马若玲慌张拦住,“不少也可以的,你帮我治。”

    “几针?数好了吗?”

    马若玲一堵,嘴扁得更厉害了。

    这怎么数?头上的包块一片连着一片,有大有小密密麻麻。

    最大的,小指头尖那么点,小的就是个蚊子包,但要是熟透了,里面也能挤出脓来。

    若只紧着大的治,小的难道就不管了?

    每个都顾到,算一算几百个,把她卖了付不起这个钱。

    “再忍忍就好。你这个是春拱疮,现在已经入夏了,差不多该消停了。”

    马若玲的钱,俞晶晶并不是很想赚,主要是嫌她烦。

    不是有帽子吗?

    戴着捂捂就好了,忍过这阵,又是头皮白净的好姑娘。

    不用俞晶晶说,马若玲当然知道这疮很快就会消停了。

    从小到大,每年都是这样,她早有了经验。

    可今年过了,明年呢?难道这辈子一到春天就要顶着满头疮过吗?

    昨天俞晶晶给她用了针,当时就有了些感觉。

    心里虽然不太相信,但回来对着镜子一瞧,马若玲才真正服了她这手艺。

    也不知道俞晶晶是怎么扎的针,只觉得刺进去挑动了一下,接着留针留了好久,就得了这样神奇的效果。

    马若玲什么药没试过,也曾经找中医扎针排过毒。

    可不管怎么弄,头上的包还是一片接一片,这个好了那个发,从没有这样立时见效过。

    她记得俞晶晶说过,治好了就是彻底好了,再不会复发。

    摸着头上那平坦舒服的一块,马若玲想了一晚上,咬着牙下了这个决定。

    贵就贵点吧!只要有效。

    马若玲缠着不松,俞晶晶也没有办法。

    哭着喊着要送钱,真有点不好拒绝。

    “恢复好了也是可以用针的,一样针到病除。现在不凑手,等存够了再找我……”俞晶晶转身走了两步,回头又说“你先定好针数,包块消了就按面积算,看看昨天一针管多大面积,算好了就去备钱吧。”

    “好。”马若玲点头。

    她不是不想拉着俞晶晶死皮赖脸先治后付,但俞晶晶明显不吃自己这套。

    俞晶晶这个人,你激她她也很少发脾气,看似是个好性的,其实再冷漠不过了。

    不反击,只是因为懒得搭理,并不是因为软弱好欺。

    什么舍友什么同学,在她眼里屁都不是,真金白银捧到面前,赏脸给你一针就算好的,要是把她惹烦了,钱都不认,那就真的糟糕了。

    重新戴上帽子,马若玲擦擦眼泪,打定主意忍过这阵攒到钱,就把自己这毛病彻底根治了,以后再也不丢这个人。

    接下来的日子,俞晶晶每天都按着规划来。

    凡是能在早上刷到的课,她一节都不落,给足了老师印象分。

    临近假期,考试一个接着一个,这些事对于俞晶晶来说,属于最容易解决的一部分,几乎是闭着眼睛就能拿到满分。

    除了积极参与课程,医所那边的工作她也没落下。

    刘远已经做完了一个疗程,腿伤基本恢复,不需要再杵拐走路了,俞晶晶的意思是不用再继续治疗了,但他说订了两个疗程就一定做完巩固好。

    想想时间还有多,俞晶晶就没拒绝。

    楠楠的病,也在她的努力下,向好的方向发展。

    每天操控精神力替两位患者做治疗,俞晶晶自身也有极大的进步。

    精神力耗费一空,她迅速补充一支营养剂,很快身体就又能恢复到完美状态。

    若不是有足够的弹药支持,她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有这么飞速的提升。

    暑假前两天,学校的事已经彻底忙完了。

    俞晶晶做完医所的工作,提前约了白锦溪一块吃晚餐。

    最近这段时间,他们每隔两天见一次面,每次俞晶晶都会给白锦溪服用一粒进化颗粒,并持续观察效果。

    按恢复进度来看,今天服用最后一粒,就差不多了。

    这个差不多,是指白锦溪甲盖上的血丝,恢复到了年前的样子,并不是彻底消失。

    最近服用的这几次,俞晶晶发现不管吃再多进化颗粒,也只能维持现有状况,再继续也就没有必要了。

    虽然不能完全治愈,但白锦溪的身体却调整到了一个很完美的状态。

    俞晶晶觉得以他现在的体质,是能够暂时抵抗住尸变进程的。

    这已经是目前能达到最好效果,就是再想进一步,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