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科幻小说 > 丧尸少女的神医守则 > 第276章
    第276章

    徐纤巧已经不想说话了,刚才看到的那一幕,到现在还让她恶心。

    明明知道自己生了疮,却不向大家表明,明明楼里有配隔离寝室,给那些身体不适的同学临时居住,她也一声不吭。

    想到马若玲偶尔也会错用别人的化妆品和毛巾,徐纤巧脸色开始发白,想着一会儿回去就把东西都换掉,一样不留。

    “我……我这个不传染。”

    看到徐纤巧瞪向自己的眼神,马若玲心沉了下去,委屈得眼泪都快掉出来了。

    “这是春拱疮,医书里有写。”俞晶晶笑笑,“免疫系统的问题,一般的药是治不好的。”

    “传染吗?”徐纤巧急问。

    “嗯……有可能?”

    听到俞晶晶这不负责的话,马若玲气得跳脚,“没有没有!不会传染的!”

    从小到大她都是这么过来的,一家人吃住,用的东西从没隔离过,怎么可能传染!

    “长期一同居住,接触到细微病毒后,产生了抵抗力,这很正常。可这种抵抗力,不是人人都能产生,就像是疫苗,打过后还有几率犯病……”

    俞晶晶轻描淡写的话,听得徐纤巧又往后退了一步,仿似马若玲身上有跳蚤,隔着五六米的距离还能蹦到她身上一样。

    “你说话要负责任!怎么能乱说我!我没有!”马若玲急得眼眶通红,眼泪憋不住地往外冒。

    她本就长得一般,捏拳扁嘴脸皱成一堆,越发没个看相。

    头发间隙隐约露出的一连患疱疹,给她的形象又拉了致命低分,马若玲一向爱美,要是现在有面镜子摆在面前,一拳锤出去砸了都有可能。

    徐纤巧站在旁边,恨得咬牙。

    “我没乱说。”

    俞晶晶走回桌前,“治不治在你,我只是给个建议。”

    “你能治好?要多久?能看看我有没有被感染吗?”徐纤巧冲到俞晶晶面前,急切地扒开头发给她瞧。

    俞晶晶眼也不抬,只拿笔头敲敲桌上价签。

    找她问诊,是要收费的,五分钟起价。

    “俞晶晶!你什么意思?都是同学,问你句话还要收费?!有你这样的吗?”徐纤巧气得没法。

    看到马若玲头皮的时候,她惊了一跳,后来越是细想越是后怕,身上薄薄出层细汗。

    不知怎么地,她的头皮也有些发痒,想要伸手去挠又不敢,生怕一摸就摸到跟马若玲一样的包块,急得要跳脚。

    笔又当当响了两下,把价签牌敲得一跳。

    “来医所,不看诊的话请出去。承诺给你的药,我给了,还有多的要求,请付钱。”

    徐纤巧深吸一口气,“行,我付!”

    俞晶晶划开手机,递了二维码过去。

    徐纤巧扫了最低一档的收费,五分钟一千块那种。

    看钱到了帐,俞晶晶抬头,“你要问什么?”

    徐纤巧一屁股坐下来,顾不得形象,扒开头发把脑袋往前顶。

    桌子并不宽,俞晶晶看到她动作,椅子往后退了点,身子后仰避过,以免撞到下巴。

    “有吗?!”

    徐纤巧本就提着心,俞晶晶这一个动作,瞬间刺激到了她。

    她披头散发抬起脸,眼中盈满泪水,“能治吗?”

    “你这个没问题。”

    俞晶晶伸出一根手指,顶着徐纤巧脑门把她推回去,“现在看着是还好。不过有没有感染,我没法判断。”

    “那怎么才能知道有没有被感染?”

    听到还好,徐纤巧刚松了口气,又被后一句给吊了起来。

    “不传染!真的不传染!你怎么能信她的话,她为了赚钱,什么都说出的!”马若玲气极,冲过来吼道。

    “不信她信你吗?”徐纤巧咬牙瞪她。

    自己怕脑袋上的包叫人看到了丢脸,想方设法掩藏,装得跟没事人一样。

    她倒是舒服了,可有没有考虑过跟她同寝的这些人?

    医学生对卫生环境要求比一般人要得多,女生宿舍楼阿姨一天清扫几次,房间也有专门的人收拾整理。

    一想到最近这段时间跟这么个清扫不出去的污染源住在一起,徐纤巧杀人的心都有了。

    哪个女生不爱美?

    要是她也跟马若玲一样,长得满头疱,不如让她去死了痛快。

    徐纤巧形象一向维护得很好,就算心里有不痛快,不是借着别人的嘴说就是弯弯绕绕摆出来,很少跟人红脸。

    马若玲也是第一回看她说狠话摆脸色,被堵得口都开不了。

    这件事是她没理,心一虚,就更没法为自己辩护了。

    “你说?怎么才能判断?要做什么检查?”徐纤巧看向俞晶晶,再不想搭理马若玲。

    “主要还是免疫系统的问题,要是身体能抵抗得住,就没有感染的风险。时间这么久了,还没出现状况,应该是没事了。”

    “你能给个准话吗?现在是没有,要是过几天出了问题呢?”

    “出了问题你就过来,我这儿能治。”俞晶晶笑笑。

    徐纤巧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等出了问题,不就晚了!”

    “但现在没法判断,你说怎么办呢?”

    俞晶晶不紧不慢的样儿,让徐纤巧很是无语。

    合着不是她身上出问题,才能这么冷静淡然,要是换个位置,还说得出这种话吗?!

    “去医院呢?去医院检查?”

    “不一定查得出。”俞晶晶摇头。

    “那问你到底有什么用?这也不知道,那也不清楚,还问我怎么办?”徐纤巧一拍桌子。

    “我能治。”

    俞晶晶看向马若玲,“你问问她,别的地方能治吗?要治得好,她会顶着这些疱块不管?”

    “那你给我治!”徐纤巧急切地说。

    俞晶晶是真不知道女生爱美能爱到这种程度的。

    还没确认,就是担心会受感染,就要提前治疗,这不是没事找事吗?

    “让她治?她能治吗?别被她骗了,这个病很严重的,根本治不好……”

    话说一半,马若玲忽地闭了嘴。

    徐纤巧听到很严重,治不好这几个字,反应很强烈。

    看她样子,就像是要跳起来杀人一样,马若玲下意识退开半步。

    “我现在这个情况,是不是抹点药就可以了?”

    想到刚刚那个患者母亲提到云神医的药,赞不绝口的样子,徐纤巧问。

    事关已身,徐纤巧喊出那句话后,又迅速冷静下来。

    她并不信任俞晶晶的能力,之所以说能治,八成还是用师傅的药来顶,如果只用药的话,她可以接受。

    “必须用针。药没办法直接作用到内部,不怎么见效的。”

    针上抹的是稀释过的成品营养剂,药瓶里兑的药水,都是用废液冲的,效果肯定有区别。

    不然的话,一针五万,扎完就没,总不好比一小瓶能抹多次的药卖得贵。

    徐纤巧犹豫了。

    再病急乱投医,也得看投到什么人名下。

    她现在只是怀疑自己有感染,想要弄些药预防一下,或者将其扼于萌芽。

    冒这个风险去试,怕得不偿失。

    “除了用针以外,还有别的办法吗?”

    “你没症状,不用治。治了看不出效果,又当我坑你。”俞晶晶看了眼手机,“到时间了。”

    徐纤巧揪着手起身,心里七上八下地,根本平定不下来。

    “你过来,我有话问你!”

    她转身看向马若玲,冷着脸出了门。

    马若玲手拢着披散头发,犹犹豫豫跟上。

    徐纤巧跟马若玲隔得极远,一个绷着脸说话,一个低着头满脸委屈,一副可怜样儿。

    在寝室里,马若玲的地位是最低的,虽然平时相处起来看着还好,但身份阶层是刻在骨子里的东西,很难抹去。

    上京医大是国内屈指一数的贵族大学,能进到这里就读的,都是家中有私立医院的少爷小姐。

    平时好好待你,涵养是一等一的,可若是撕破了脸,那种高高在上的鄙夷与指使,不是普通人能受得住的。

    马若玲家里开药铺,钱倒是有,但论层次,是划到最底下的那一批。

    徐纤巧不想给她脸,她就没有脸。

    俞晶晶往窗外看了一眼,约摸听到两句,没什么表情地转回头,继续翻看周嫂留在诊室的安排表。

    名声打出去,上门求医的人多不胜数,按这个表上的来算,人已经排到了二三百位。

    真正的重症患者,倒不算多。

    虽然王奶奶的胃癌痊愈,在处于同种境况中的患者掀起了轩然大波,但真正肯抛下医院正在进行的治疗,孤注一掷把命交到云神医手上的,还是少数。

    剩下的轻症患者,大多是跟风,知道这里有个特别厉害的老神医,就想来看看试试。

    确定云双城短时间内不会再来,周嫂昨天一个个给这些排过号的人打电话,说明情况。

    安排表上填的名字,已经被划去很大一部分,基本上去九存一。

    剩下不到二十位患者,也不是因为信任神医教出来的徒弟留下的,大多跟徐纤巧一样,为了云神医配的药来的。

    其他人都走了,他们留下号码排在前面,这两天就能拿到药,当然要等了。

    俞晶晶翻了翻安排表,倒没觉得什么。

    名气是云神医的,又不是她的,这些人不信任,很正常。

    只要做出一个跟王奶奶或程刚一样的案例出来,有云神医名气在先,她这个弟子也会很快被人接受的。

    俞晶晶并不着急,目前赚的钱,已经远超她所需。

    白锦溪受损的记忆必须找回,还要提高能力尽快突破二级进化,现在的重心,不在医所。

    还有半个多月就是暑假,在放假之前,剩下的病人应该差不多能处理完了。

    就算能碰到一个能宣传出去的病例,也需要时间发酵,在此之前,医所还会冷清一段时间的。

    听到脚步声,俞晶晶收了安排表,望向门外。

    徐纤巧跟马若玲一前一后进来,前面的人沉着脸,后面的一脸纠结担心,跟要上刑场一个模样。

    “考虑好了?”俞晶晶抬眼。

    “给她治,现在就用针。”徐纤巧回手一指,“几天能见效?”

    “今天用针,明天包块就能消除,很快的。”

    听俞晶晶这样保证,徐纤巧神情一松。

    明天见效就最好,要是马若玲这么严重的情况能治好,万一她也受了感染,就不用担心了。

    “去啊。”

    看马若玲站着不动,徐纤巧冷眼扬扬下巴,示意她到俞晶晶身边接受治疗。

    “不急,先把费用结了。”

    俞晶晶递出收款码,“一针五万。”

    徐纤巧丢了个眼色,马若玲憋着一脸苦相,揪着心扫码付了钱。

    “五万你给我包好啊!”

    钱都给了,马若玲索性豁出去,收了手机,郑重叮嘱。

    虽然家里条件不差,但马若玲下面还有弟弟妹妹要供养,这五万块也是她两个月的生活费了。

    不是挺有能耐吗?

    这钱可不是白付的,不治好,跟她没完!

    “包好?”俞晶晶抬眼,“这个包不了。”

    “你不是说一针就能好吗?!”马若玲急了。

    “当时没看清,以为数量少。你这满头的疱,我针用下去,能扎几个?”

    俞晶晶提笔在手上转了个花,慢条厮理地说“要不这样,你照镜子数一数,想治几个,再来跟我对针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