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科幻小说 > 丧尸少女的神医守则 > 第263章
    第263章

    烧热与渴水症状同时出现,给他喂水的时候,白锦溪烧得迷迷糊糊地,只知道大口吞咽,连眼睛都没睁开。

    喝下去那么多的水,全都被吸收干净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俞晶晶伸手摸摸白锦溪肚子,平平坦坦地,还有腹肌起伏曲线。

    他就像只开水壶,呼呼冒着气,把一肚子水都蒸光了一样。

    第一次反应是最明显的,多服几次,身体有了抗性,就不会这么折腾了。

    白锦溪的体质,明显优于九层那些试验对象。

    虽然反应极大,但身体的接受的程度也很快,在别人身上需要天才能出现的“副作用”,只过了几个小时就起了效果。

    这也许跟他从小泡的药浴有关系,又或者是他曾经服用过浓度极高的营养剂,打下了基础?

    俞晶晶一边照顾着他,一边在心里琢磨这些。

    白锦溪的例子是绝无仅有的,感染病毒后,存活了这么长时间,尸变进程既缓慢又稳定。

    这样的案例,要是被九层的人知道,不知要当成什么宝贝供起来。

    听他轻哼了一声,眉头再度拧起,俞晶晶赶紧抓起毛巾,帮白锦溪擦拭颈上热汗。

    汗已经出了好一会儿了,量不是很多,但满身都是,层出不穷。

    如果不处理,时间久了,白锦溪就会跟泡在水里一样,浑身上下湿粘粘不舒服。

    擦过的毛巾,俞晶晶用冷水冲了,一直把胸口一片擦干才收手。

    其他的位置,俞晶晶也擦了,但只是略微带一带,特别身下,几乎是闭着眼睛胡乱略过的。

    衣服早剥到了一边,只留了条贴身的裤子。

    这个俞晶晶不敢动,虽看它被汗水浸湿,紧贴在皮肤上,也只是从边角探进去随便抹抹就赶紧把手抽出来。

    活了这么久,这东西俞晶晶见了没八百也有一千了。

    瞧见旁人的,她眼神一晃而过,只当看见一块咸肉,生不出半分感想。

    可换到白锦溪身上,却让她知道了避讳。

    不知道怎么地,眼睛挪到那边,便想要闪开,再记起刚刚两人紧抱时这物件的状态,俞晶晶就更越觉得束手束脚了。

    刚刚还跟他大咧咧地说要试,可现在瞧见,却发现有些比例不合。

    她是不怕疼,但异物侵入,总有不舒服的地方。

    大战后跟着豪叔躲进地下基地的时候,俞晶晶就被兵士的尖中过肚腹。

    冰凉尖利,血顺着刀口涌出,那感觉到现在都记忆犹新。

    小小创口,要容纳那样尖深的,想想便不寒而栗。

    换到现在,也是一样的道理。

    本有的三分好奇,在见到实物形模后,烟消云散。

    俞晶晶一边抖开毛巾帮他擦拭身体,一边拉起被角,把那处遮住。

    眼不见为净,不看就不怕了。

    烧热过后,白锦溪便彻底平静下来,再没出现更多的症状。

    看看时间,已经到了四点多,俞晶晶疲惫得不行,床铺边散落的那些东西也懒得清理,靠在白锦溪身边闭了眼睛。

    阳光透过紧闭窗帘,从缝隙射进房间,划出一片金亮。

    白锦溪眉头轻动,半响才艰难睁开眼睛。

    胳膊抬了抬,感觉到手臂内侧有毛绒绒的东西在晃,他偏头看了一眼,忽地怔住。

    被子都堆在他身上,俞晶晶小小身体蜷成一团,偎在他旁边睡得香甜。

    身子露在外头,只脑袋拱进臂弯下,连个被子边都没沾到。

    担心她着凉,白锦溪赶紧拉住被子边角,想将她身体盖住。

    可才掀了一半,他就觉出不对。

    衣服都不见了,他全身,只穿着一条贴身短裤。

    再看床边,衣服凌乱堆放,还有一堆乱七八糟扔着的空矿泉水瓶,把床侧那一点地方堆得满满当当。

    这样的乱像,让他下意识攥紧被单,迅速回想昨夜情况。

    可再怎么绞尽脑汁,他也只记得自己胀痛难忍,在俞晶晶劝说下沉入梦乡的那一瞬。

    接下来的事,一点都不记得了。

    不会是……在他意识不清醒的时候,真做了吧?

    僵着脖子转头,白锦溪目光再次落到俞晶晶身上。

    她衣衫完整,只袖子撸到臂弯,除了一双纤细手臂叠在头侧,再没更多裸露的地方。

    憋在胸口的一口气缓缓吐出,白锦溪说不出此时心中是什么滋味。

    最初是惊慌,接是自责与自我厌弃,然后……他竟有几分欢喜。

    虽然一点都不记得了,但一想到跟她那样亲密过,身心都愉悦起来。

    现在证明是他想得太多,喜悦淡了不少,但也有些庆幸。

    第一次在一起,怎么能忘呢?

    每一分每一秒,触碰她的每个感觉,都要铭记于心才好。

    白锦溪盖被的动作,惊醒了俞晶晶,迷蒙睁眼,她撑着身子坐起。

    “你醒了。”

    问完这句,白锦溪忽地一愣。

    他的声音,似乎比以往要清亮些,说出的话,底气十足,一点都没有晨起时常有的嘶哑。

    “好些了吗?还有没有不舒服?”俞晶晶伸手碰碰他额头,“不烧了。”

    “我发烧了吗?”

    白锦溪真的是一点都不记得了。

    听俞晶晶讲述,他才知道自己昨晚烧得厉害。

    不仅喝了很多水,还出了特别多的汗。

    身上衣服太过累赘,俞晶晶才替他除掉,还辛苦了半夜帮他擦身降温。

    “辛苦你了。”

    明明自己都不舒服,还要强撑着身体照顾他,白锦溪有些歉疚。

    “吃过那药,是会有些反应的。”

    俞晶晶拉起白锦溪的手,笑着点点甲盖,“你看,这不是好多了?”

    白锦溪抬手,发现十根手指上的遮盖物都被抠除了大半,底下露出的甲盖,都带着腥红血色。

    仔细观察,这血色是由一排排细线组成,连成一片。

    昨天俞晶晶只剥了其中一只边角,白锦溪看到血色是暗红带黑,极为浓郁。

    而现在颜色却都变浅了,虽然还是红得刺目,但明显是有好转。

    “指甲得重做一下,你记得那家美甲店吧……”

    俞晶晶话音一顿,“不记得也没关系,我带去你就好。”

    “我一个男人,做什么指甲。”白锦溪失笑。

    “你做过的,再去就是第二回了。”

    俞晶晶抠抠他甲盖上残留的异物,“这次就不让她们做得太结实了,弄都弄不掉。”

    白锦溪一直都不知道自己指甲上那层跟甲盖底色完全统一的异物是什么。

    听到她这话,很有些目瞪口呆。

    “用甲油盖着些,你出诊的时候就不会吓到患者。以前也是因为这个才去做的,你不记得,我现在说给你听,就明白了。”

    “也是。”

    说到患者,白锦溪才觉得俞晶晶这话有理。

    手一伸出去,满指血红,就算患者不说什么,心里肯定也会犯嘀咕的。

    “下午有时间吗?或者晚上?”

    俞晶晶很自然地弯下腰,将白锦溪的衣服一件件从床下捞起来。

    他接过,套上衬衣,俞晶晶又将外套递来,白锦溪照样接过。

    再接下来,就是裤子了。

    掀开被子的时候,白锦溪有些犹豫,正想着是不是要让俞晶晶避出去,才发现她不用提醒,早逃也似地快步离开了。

    迅速将裤子套上,简单整理一下,白锦溪才出了房间。

    这是个小的套房,一厅一卧一卫。

    俞晶晶进了卫生间洗漱,白锦溪就只能先在外面等。

    绕着房间走了两圈,白锦溪再次发现了身体上出现的变化。

    脚步轻快许多,抬起来跟飘出去一样,根本不需要用太大力气。

    轻轻握拳,稍微用些力,指骨便发出声响,像是筋扯到极至,挤压住骨头一样。

    不管做什么,都比起前花费的力气少,得到的结果却更大。

    越是体会这种感觉,白锦溪便越觉得这位云神医配药手段高明。

    白家的古方药浴,在他看来,已经是中医界顶级的方子。

    他从小身体孱弱,有几回生了大病,白老太爷都摇头说怕熬不过。

    这样的身子,泡过药包,竟然慢慢有了好转。

    一直到现在,自己替自己探脉,白锦溪还是觉得这药浴功效匪夷所思。

    把人从死亡线上拖回来,说是仙药也不为过。

    只可惜能承受得住这药力的人不多,要是可以,方子便能大力推广,不知多少人会因此受益。

    而云神医配制的这颗蓝色药丸,竟让白锦溪感觉到了超出药浴数倍的威力。

    确实是提升体质不错,但这也太快了吧?

    白锦溪甚至怀疑这药丸中掺了激素类的材料,不然的话,哪会这么迅速见到效果?

    可问题是,目前医学界他所知的数十种激素药中,并没有任何一款能在一天之内将身体改造到这种程度的。

    越是细想,白锦溪就越是佩服。

    一些民间的古方偏方,真不能以常理去推断,云神医的医所能有现在的名声,确实是实力使然。

    “你去洗洗,昨天流了好多汗。”

    俞晶晶擦着头发出来,一身清爽地看向白锦溪。

    她简单洗了个战斗澡,把时间都留给白锦溪。

    离上班还有半个小时时间,白氏医堂就在马路对面,赶忙一些,是能按时出工的。

    “嗯。”

    白锦溪走到俞晶晶身边,伸手将她揽进怀中。

    刚才他就想这样做了,碍于衣衫不整,才克制住了。

    现在穿戴妥当,看到她洗浴后水津津嫩生生的模样,哪还忍得下来。

    “好了,去吧。”

    俞晶晶环着他腰身腻歪片刻,不舍推开。

    看白锦溪走进卫生间,在门前又回头望向自己,俞晶晶笑笑摆摆手。

    等门带上,她便走到角落,取了吹风机下来吹头发。

    开关按开,嗡嗡声刚刚响起,上衣口袋里的手机也跟着震动起来。

    摸出一瞧,见是周嫂打来的,俞晶晶赶紧接起。

    昨天一夜未归,她都忘记跟周嫂说外宿,刚刚开机就打过来,应该是担心很久了。

    “喂?”

    “晶晶,你在哪儿?现在能回吗?”

    周嫂声音有些急,虽是问话,但意思却很明显了。

    不是问她能不能回,是要她现在就回。

    “医所出什么事了?”俞晶晶皱眉。

    “有几个病人闹起来了,你得回来看看。”

    周嫂犹豫了一下,又说“云神医这几天来得少,从昨天起人就不见了。病人约定了时间,见不到人,现在急得要撞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