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科幻小说 > 丧尸少女的神医守则 > 第212章
    第212章

    俞晶晶不知道现在的自己有多美。

    凉凉小手轻捂在唇上,露出一节莹玉般的纤细手腕,依在臂膀上的脸蛋又白又小,眉间紧锁着,眼神含怨带嗔,盈着水气。

    被这双眼一瞧,白锦溪像是被点穴了似地,全身僵住了。

    俞晶晶刚刚说了句什么,他一个字都没听进耳中。

    深如潭水的眼眸,蕴含着怎么样的意味,竟让人不辨则明。

    身边从不缺女性围绕的白锦溪,对于她们目光中倾注的含义,从没有深入了解过。

    钟情于他的女性将这种淡漠理解为腼腆,只要寻到机会,总会想尽办法传递出讯息,将自己的情绪传达过去。

    可再热情奔放的女性,在某些方面也会有所收敛,眼神百转千绕递个钩子出来,只有能解其风情的男人才能解读一二。

    白锦溪根本没将其旁的女人放在眼中,含义隐得深,就更没法理会了。

    俞晶晶和别人不一样。

    她直白坦率,想说就说想做就做,从不绕弯子。

    就连这渴求的目光,也一如继往地直接。

    白锦溪再看不懂,也是男人,有着最天然的判断力。

    “瞪我干嘛?”感觉白锦溪炙热目光在自己面上流连,俞晶晶眉头皱得更紧了些。

    他唇动了动,似是想做解释,俞晶晶赶紧又捂紧了些。

    “叫你别说话了。”

    俞晶晶小手纤细,刚刚能捂住白锦溪的嘴和半个下巴,热热鼻息喷在掌沿,又给她带另一种不适的体会。

    说不出让他不要呼吸的话,俞晶晶狠剐了白锦溪一眼,将头抵进他臂弯之中。

    白锦溪深吸了口气,将俞晶晶的手从嘴边挪开。

    虽然氛围极好,但他看得出俞晶晶不愿意这样做。

    将她拥入怀中,就像上回浴桶中做的一样,咬着唇辗转流连,光是想想都令人浑身发烫。

    俞晶晶在克制,白锦溪也是一样。

    既然不愿意,就尊重她,等时机成熟,现在克制下的欲望,他一定会加倍讨回来的。

    “要不要去夹娃娃?”

    他极力平稳着声调,但还是带出了一丝轻颤。

    汹涌澎湃的血液在体内撞击,想凉下来,没那么快,他是个正常的男人。

    “你喜欢?”

    白锦溪带了话题,俞晶晶果然被转移了注意。

    “嗯,听说很有意思。”

    网上搜索出来最推荐的男女约会娱乐项目就是这个了,女性最爱,绝对不出错的环节。

    “那走吧!”

    确定了目标,整个人就精神了。

    脑子里有事要想,乱七八糟的念头一扫而空,俞晶晶从沙发上一蹦而起,开门就往外跑。

    这副模样,就跟身后有洪水猛兽追着一样,用落荒而逃来形容一点都不出错。

    白锦溪起身要慢一些,再次平定情绪,确定身体没任何异状,他才慢腾腾走出包厢。

    这一层电梯口就放着一排娃娃机,因为光顾的人多,又没及时上新,很多机器都只有零散几个娃娃七倒八歪。

    两个人都没玩这个,平时就算见了不怎么注意,并没觉得娃娃少难度会高。

    一前一后走过去,俞晶晶在几台机器前转悠,拿不定主意要选哪台。

    白锦溪动作比较快,已经扫码接一小筐游戏币过来。

    消毒纱布垫着筐底,白锦溪几根手指托着,看俞晶晶伸手要接,又抽了一张递给她包手。

    “我没你这么讲究,又没毒。”

    俞晶晶嘴上这么说着,还是接了消毒纱布擦了擦手,抓了把币站到机器前。

    “你要不要这个?”

    顺着她的手,白锦溪看了看机器中间平躺的那只啃萝卜白兔,“你喜欢吗?”

    “你喜欢就行了。”

    白锦溪说要来玩这个,当然要听他的意见。

    这种软棉棉的洋娃娃,俞晶晶一向没什么兴趣。

    女生宿舍有好多人床头摆着一堆,睡觉都要抱着,她看了只嫌挤,没觉得有什么可爱。

    “试试吧。”

    白锦溪笑了笑,把筐摆到机器上。

    那就这个了。

    俞晶晶开始往机器里投币。

    “怎么回事?”

    “这机器是不是坏的?”

    “再用力一点会不会抓力大些?”

    白锦溪也不太懂这里头套路,只记得在网上搜索的时候,有什么收爪用力拍的教程,听俞晶晶这么问就点了头。

    筐里游戏币扔了小半进机器,那只兔子自由落体数十次,连出口都没碰到过。

    俞晶晶一向不耐烦做这种精细活,直接给钱买都愿意,这样夹了掉掉了夹,简直烦死。

    白锦溪站在一边笑吟吟看着,一丝不耐都没有,又好像很期待要夹到这个一样。

    知道大力能出奇迹,俞晶晶手越拍越重。

    这排娃娃机正挨着电梯出口,不时有人穿行而过。

    经过俞晶晶身边时,路人总会被她的大开大合的动作给震到,尤其是那啪啪巨响,简直是闻者皆惊。

    “这样拍……会坏的吧?”

    “不知道。”

    两个手挽着手的女生站在电梯前,齐刷刷转头盯着俞晶晶不放。

    像她们这样驻足不前的游人还有许多,因为俞晶晶气势太足,不敢像平时围观别人那样凑过去,大家很默契地呈半圆散开,隔着比较远的距离伸脖子往那边看。

    “来了来了!”

    人群骚动起来,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妇女拖着个大的运货车跑也似地往这边冲,车上鼓鼓囊囊装着的娃娃东摇西晃,差点没被甩开下去。

    看到老板到了,大家都安了心。

    蓄意破坏机器,自有天收!

    “你干嘛呢!”

    老板气喘吁吁挡住俞晶晶下一个动作,脸气得通红。

    “夹娃娃。”

    俞晶晶怀里抱着一摞塑料筐,从每个筐都堆满了游戏币,从腰一直排到了肩膀上。

    她疑惑地看了眼目瞪口呆的老板,“麻烦让让。”

    老板下意识退了半步,把挡住的投币口让出来。

    俞晶晶又哗啦抓了一把,丁丁当当往里塞。

    移动摇杆,俞晶晶扫了眼那只摸爬滚打了一千遍的兔子,面色凝重地扬臂拍下。

    啪——

    又是一声脆响。

    老板站在边上,心跟着抖了抖。

    爪子直下直上,跟兔子擦身而过,只把垂在一边的耳朵带着晃了晃。

    “有进步,再来。”

    老板转脸,这才看到这女孩身边还站了个男朋友。

    明明手艺这么拙劣,他却满带笑意夸赞,就跟她刚夹了十个战利品一般欣赏。

    “你……”

    白锦溪轻轻晃了晃手,往旁边站了一点。

    老板会意,赶紧走过去,“你们这样不行的!机器都要拍坏掉了!”

    “坏了我赔你。”

    白锦溪目光转向俞晶晶,“她玩得正开心,别扫兴。”

    俞晶晶开心吗?

    并不。

    她快要烦死了。

    把刚投进去的一堆拍完,爪子依旧虚弱无力地沾沾身就抬了起来,俞晶晶横眉转脸,“喂。”

    得了白锦溪示意,老板一点都不计较俞晶晶花多大力气在自己机器上。

    反正拍坏了赔,赔新的。

    俞晶晶刚投进去的那些币,数量也不少了,一个娃娃都没夹出来,也是纯赚。

    正弯腰开了旁边机器盖子往里加娃娃,听到俞晶晶声音,老板迅速转头。

    “怎么了?”

    “把这个打开,我买了。”

    “不玩了?”老板松了口气,笑容浮出。

    俞晶晶不吭声,只瞪着她。

    知道她夹了这么多次一个没夹出心里有火,老板抱歉一笑。

    “这个机器是有点难,你可能是第一次,没手感。”

    开箱之前,老板看俞晶晶实在不得方法,就扔了三个币进去,自己亲自演示了一下。

    推动摇杆,没问题,拍下去,也没问题。

    爪子软嗒嗒碰了碰娃娃,虚弱无力地抬起,连张合的幅度也不符合常理。

    老板怔了怔,又扔了三个币进去试。

    俞晶晶站到一边,盯着她夹。

    没了俞晶晶大力拍打,原先一直让到边上瞧的那些路人都凑了过来。

    “不对呀。”

    “老板,你这机器是不是坏了?”

    “爪子都不紧,这不是吭人吗?”

    俞晶晶跟白锦溪不懂行,懂行的人多得是,常来这边玩的年轻人,哪有不顺手夹两个的。

    “好像……好像是坏了。”

    老板僵着脸看了眼俞晶晶,“不好意思啊,这个机器是有点问题。”

    要是没这么多人围观,蒙混过去就行了,反正这对情侣也不懂,只知道傻呼呼地投币去夹,从头到尾都没发现问题。

    现在被点出来,无可抵赖,老板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坏了?”

    俞晶晶本就压着的无名火,瞬间窜高了十数米,烧得噼啪作响。

    就说怎么夹不到,都用了那么大力气了!

    俞晶晶个头不高,但冷下脸来,却也有种迫人的气势。

    “币我退给你们,你们换台机器夹。旁边两台,都刚加过娃娃,很好夹的。”

    老板心疼地把箱子打开,看到里面堆得满满的币箱,瞬间瞪大了眼。

    什么时候扔了这么多?都快塞不下了。

    “不要币,退钱。还有,这个娃娃赔我。”

    俞晶晶已经受够夹娃娃这个游戏了,返双倍币给她都不愿意再拍这玩艺。

    大致数了一下箱子里的币,老板苦兮兮扫码退了钱。

    接过老板递来的娃娃,俞晶晶嫌弃地看了一眼,转头塞给白锦溪。

    “给你。”

    “你拿着,不是喜欢吗?”白锦溪微笑。

    虽然机器坏了,但俞晶晶玩了大半个小时,兴致还挺高,消磨了时间又得了东西,他觉得自己选的这个即兴活动挺不错的。

    “我才不喜欢呢。”

    俞晶晶皱眉塞到白锦溪手上,“你要我才夹的,手都拍累了。要不要?不要就扔了。”

    白锦溪赶紧抱住,“要的。”

    看白锦溪笑得眉眼弯弯,整个人都透出喜气,俞晶晶这才觉得力气没白出。

    “你喜欢什么?我也送你一个礼物。”白锦溪抱着兔子娃娃问。

    “不用。”

    “走,那家店看看去。”

    白锦溪左右望了望,眼睛忽地一亮,拉着俞晶晶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