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都市小说 > 岑少的枕上甜妻 > 第149章:母女两的心思
    斐然的问题,张衡没有办法回答。

    舍念是出现在少爷生命中,唯一能够让他温柔对待的女性,哪怕是用了三年的时间,也依旧这么的有耐心,不管舍念想要做什么,他都放任舍念,甚至是后面有很多烂摊子,他都会笑着去替舍念处理好。

    在遇到舍念之前,少爷并不是这样的人,冷厉不苟言笑像个没有情绪的恶魔,是外人也是家族中的人对少年的私下的描述,但遇到了舍念之后的少爷,却好似彻底的变了一个人。

    他把所有的耐心和温柔都给了舍念……

    哪怕三年后的现在,舍念说要离开,所有人都以为他会暴怒,会用痛不欲生的方式折磨企图离开他的舍念,但最终他的所作所为还是让人大跌眼镜。

    他甚至是微笑着送舍念离开,并且在舍念临行前把他的象征,那一把精致的无可挑剔的银色手枪送给了舍念,只说是践行礼物……

    明明那是最为尊贵无比的象征。

    最终还把他们给安排过来,只为保护舍念的安危。

    少爷对舍念到底是什么样的情愫,谁都不知道,但谁都不敢去猜测。

    毕竟他是当今世界上最为尊贵无比的少爷。

    舍念离开岑峥的公寓没多久,岑峥就已经知道了,他怎么可能会把孩子一个人留在公寓中,那边必然是有他十分信任的人守着,所以看到舍念离开后,不可避免的汇报也来到了他的手机上。

    舍念会离开,在他意料之中,经过今晚的事情,他和舍念确实无法好好相处。

    “跟着她,见了什么人,做了什么事情,事无巨细汇报。”岑峥冷声开口,不自觉攥紧的拳头,好似想要宣泄什么情绪一样。

    岑峥挂断电话后,手术室的红灯也熄灭了。

    当林深从手术室中走出来的时候,岑峥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总算是捡回一条命。要是再被揍两下,估计就没气了。内脏都有一定的损伤,目前只能够静养调理了。”林深看着岑峥缓声开口,眼中多少也有些无奈和愤怒。

    龙一和他是好兄弟,自己的好兄弟被人打成这样,他没有办法坐视不理。

    “人呢?”林深冷声开口,脱下了白大褂的他,也不过是想要为兄弟报仇的平凡人而已。

    “厉爵凛跑了,其他人一个不落。”岑峥缓声开口,找了找衣服口袋,却发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抽烟。

    听到岑峥这么说,林深紧了紧拳头:“真是便宜他了!”

    “对了,之前是舍念给我来的电话,她人呢?她估计很清楚发生了什么吧?”想到之前的电话,却不见舍念本人,林深有些好奇。

    想到之前的检查报告,还有那不翼而飞的结果,林深到现在也是一头雾水,对舍念个人的感觉也很是复杂。

    听到林深提起舍念,岑峥微微抿唇。

    “我让她走了。”

    从岑峥的话语中林深可以听出来,他不愿意多说,所以这中间到底又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曲折事情?

    “龙一这边交给我,剩下的事情就要麻烦老大你处理了。”林深看岑峥眉头紧紧皱着的模样,不禁用了十分轻松的语调开口。

    岑峥微微颔首。

    与此同时,舍念这边也已经来到了酒店,而一直跟踪舍念的人也把消息转达给了雇主。

    在岑峥的公寓等了一天没有等到岑峥的阮玲兮,此刻看着手机上的信息,恨不得将手机给捏碎了。

    早就知道舍念这女人有心计,没想到竟然会这么有心计,一面答应着她说要成为朋友,结果背后却肖想着她的男人!简直是可恨之极!

    该死的舍念,一开始就感觉她对岑峥有着非分之想,只是没想到她竟然敢这么明目张胆!

    她都没有岑峥公寓的密码,更没有在那个公寓留宿过,可是现在这舍念不但在岑峥的公寓中留宿了,还知道了公寓大门的密码,想到这阮玲兮就觉得自己要疯掉了。

    一个她看不起的女人,竟然还有这种本事!那本该是她应该享受的,凭什么现在都属于舍念了?!

    “啊!”越想越气,阮玲兮手一挥,把身边的装饰花瓶给打碎在地上。

    此刻的阮玲兮哪里还有高贵名媛的模样,整个人因为嫉妒而扭曲了模样。

    佣人听到响动后赶紧进来看,结果却被阮玲兮的眼神给吓住了。

    “小姐……您……这里我来打扫,小心弄破了小姐的衣裙……”佣人战战兢兢的开口,看上去是很怕阮玲兮了。

    阮玲兮冷哼一声,声音阴戾:“滚出去!”

    听到阮玲兮这么说,佣人几乎是跌跌撞撞的跑走。

    伴随着佣人跑走的声音,可以听到阮玲兮房间中很多东西碎裂的声音。

    佣人跑去告知了王芳菲,对于自己女儿会这么疯狂的发货,罪魁祸首也就只有一个,思及此,王芳菲也忍不住叹气。

    这个岑峥太不懂事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有一丁点的表示,简直就是不把他们阮家放在眼里,看来是要给他敲敲警钟才行……

    这么想着,王芳菲起身向着阮玲兮的房间而去。

    还是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比较好。

    “玲兮,怎么了?是哪个不知好歹的竟然把我的宝贝女儿惹得发这么大的火?”王芳菲看着阮玲兮很是心疼的开口。

    看着自己女儿发货她也心疼,但是被阮玲兮摔坏的这些装饰品也是很贵的啊,这么一砸,几百万就没有了……

    “妈!是舍念!是舍念!”阮玲兮看着王芳菲很是激动的开口。

    王芳菲听着舍念这个名字,有些丈二摸不着头脑,谁是舍念?她在呢么不知道还有这么一号人物的存在?

    只是看着自己女儿的模样,王芳菲也知道现在不该问舍念是谁,若是问了只怕会让她更加生气。

    “跟妈咪说说,那个舍念怎么招惹我的宝贝女儿了,妈咪派人去收拾她。”王芳菲伸手拉着阮玲兮的手,轻声开口说道。

    阮玲兮深深吸气,想要自己冷静下来。

    “妈,舍念住进了岑峥的公寓!那个公寓岑峥之前都不让我进去的,结果舍念却能够住进去……妈,阿峥是不是要被人抢走了啊……”阮玲兮一开始的时候还很激动,结果越说到最后越发的崩溃。

    阮玲兮说出来的这个消息,哪怕是王芳菲也需要一定时间来消化。

    “他让别的女人留宿在他的公寓?!”王芳菲很是不可思议的开口,这种事情换做谁听来了都会觉得不可置信吧。

    阮玲兮点点头,眼中盈,满了泪水道:“妈,怎么办啊,难道我就要这样把阿峥拱手让人了吗?”

    “玲兮,没有人要让你把岑峥拱手让人,你忘记了吗,岑峥是你的,岑峥一直都是你的,没有人能抢走的。”王芳菲深深吸气后,看着阮玲兮沉声开口。

    玲兮是她唯一的女儿,是她的宝贝,玲兮想要的东西,她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帮她得到,不管有什么样的阻力。

    而一切阻挡玲兮幸福的障碍物,她都会一点不留的彻底清除。

    “可是……妈、阿峥……阿峥他到现在都没有来我们家啊,我都快成为青城人的笑柄了!”阮玲兮很是崩溃的开口。

    她明明是高高在上的大小姐,是青城无人能及的第一名媛,她天生就该站在岑峥的身边,和岑峥一直都是被成为天生一对的存在,为什么现在会忽然冒出来舍念这样的野鸡呢?

    为什么岑峥宁愿看野鸡,也不看看她这一只白天鹅?!

    阮玲兮心中有太多的疑问,只是得不到岑峥的回答。

    “别哭啊玲兮,妈咪会想办法帮你解决掉那个舍念的,她不配也没有资格成为你幸福路上的障碍物,不用难过,你要相信岑峥一定会是你的,你要紧紧抓住他知道吗?”王芳菲伸手擦掉阮玲兮脸颊上的泪珠,女人楚楚可怜的模样让她甚是心疼。

    听着王芳菲的话,阮玲兮点点头道:“妈,我要舍念悄无声息的消失在青城,她留在青城,对我而言就是威胁……”

    “呵……让一个没身份没背景的人消失,很容易。但是因为她,我的宝贝女儿还伤心了,这就不仅仅是消失这么简单的事情了。”王芳菲冷笑着开口,那阴冷的模样让人毛骨悚然。

    阮玲兮听王芳菲这么说,眼睛一亮道:“妈,你准备怎么做?”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你明天也该去岑氏走走,至少让那些不识趣的女人都知道,岑氏的少夫人到底是谁,是什么样的人。”王芳菲并不打算细说她的计划,而是给了阮玲兮另外的建议。

    “可是,阿峥不喜欢我冒然去他的公司……”听到王芳菲这么说,阮玲兮还是有些犹豫。

    她怕自己做的事情让岑峥不开心。

    “他没有理由不高兴,毕竟是他不来阮家,你也该旁敲侧击的警醒他一下,不要让他觉得你非他不可。”王芳菲以过来人的语气教导着阮玲兮,毕竟是自己女儿的终生大事,是一定要慎重慎重再慎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