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都市小说 > 岑少的枕上甜妻 > 第140章:别太善良
    “小舍念,你今天可是客人啊,来帮什么忙,好好的坐在那里就好啦。”张伯伯看着舍念,和蔼可亲的开口说道。

    听着张伯伯的话,舍念摇摇头道:“今天还挺忙的,服务员都在忙着招待客人,这边您也忙不过来,端个菜而已,张伯伯就不要跟我客气了。”

    说罢,舍念先一步走向厨房。

    这里她还是比较熟悉的,当时才回国的时候,她就先来这里报道了一下,毕竟现在张伯伯除了这里之外,除了员工之外,也再没有其他家人了。

    当时她在国外受到老人的许多照顾,所以能够帮上忙她都会尽量帮忙。

    张伯伯看着舍念自顾自的走向厨房,很是无奈的摇摇头道:“这丫头从以前到现在就没变过,就是闲不下来,总是觉得我是把老骨头要好好休息,任何事情她都要来亲力亲为的帮忙。”

    虽然这么吐槽着舍念,但岑峥还是能够看出老人眼中的感动和感激。

    “您看,我这老骨头又在这么自言自语了,耽误几位用餐了,稍等菜马上就上齐了。”张伯伯一拍脑袋,似是觉得自己的举动有些好笑一样,笑着开口说道。

    说罢,也不等岑燃和岑峥有什么反应,老人就快速随着舍念的脚步,向着厨房的方向而去。

    看着离开的张伯伯,岑燃缓声道:“老哥,你是不是也有这种感觉,对舍念的曾经越来越好奇了?”

    越是和舍念相处,就会发现舍念这个人真的一点都不简单。

    特别是今天面对那些人的时候,她竟然还能够打了那个壮汉,然后带着翊儿离开,这一点就已经足够让他惊讶了。

    毕竟不是每一个女人都能够做到,而舍念是真的做到了这一点不说,还完成的十分完美。

    如果今天在停车场的时候他没有耽搁时间,只怕舍念早就带着翊儿离开了停车场,也不会发生后面的事情了……

    想到这,岑燃心中也很是感慨。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也得到了舍念的亲口承认,他真的是一点都不相信,毕竟舍念的外在真的太会骗人了。

    看上去十分的瘦弱单薄,一看就是特别需要人保护的那一类,却偏偏做出的事情足够彪悍,根本不需要人来保护。

    相反,他觉得自己还需要舍念保护来着……

    听到岑燃这么问,其实岑峥心中也无法否认,他确实有那么一丁点好奇舍念那空白三年的所有过往,毕竟也只有从她口中才能够听到零星一二,只是越是这样,就越发的让人欲罢不能,想要知道全部。

    如果是玩欲擒故纵,那么舍念一定是个高手。

    当然,舍念没有这么做。

    “哥,你就算不说我也懂得。”岑燃脸色十分谄媚的看着岑峥说道。

    老哥的心思,他不说懂十分,怎么说也懂个四五分这样吧,老哥眉头一皱,他就知道他要生什么气了。

    “闭嘴。”岑峥冷声开口,对于岑燃这种十分欠揍的表情和话语,真是后悔让他过来吃饭。

    简洁的两个字,岑燃抖了抖身子,好吧,不得不承认,威慑力真的很强。

    与此同时,在厨房的舍念把岑峥的身份给张伯伯说了一下。

    “他准备帮助您找您的女儿,所以需要一些详细的关于您女儿的资料,这样寻找起来也会多一些有力的线索。”舍念看着眸中泪光闪闪的张伯伯,声音轻轻开口。

    “小舍念啊,我从以前就说你这孩子太心善了,太心善的孩子容易吃亏啊,你怎么就不相信我这老人家的话呢?”张伯伯看着舍念,很是感慨的开口说道。

    听张伯伯这么说,舍念轻轻一笑道:“张伯伯,您这话可就不对了,我其实也不是什么善良的人,只是懂得回报而已,当初在国外的时候,您照顾我很多,也帮助了我很多,这些我都牢牢记着呢。”

    听着舍念的话,张伯伯很是感慨,似是没有想到舍念会这么说。

    “你这丫头啊,就别狡辩了,你是什么样的人老头子我难道还看不出来?”张伯伯笑着摇摇头,对于舍念的话是不赞同的。

    他活了这六十多年,阅历也丰富,见过的人多了,只要深交下来,就会知道这个人的性格到底是怎样的,哪怕她刻意的伪装,也依旧逃不出他的眼睛的。

    而舍念就是这样,伪装成了对什么都无所谓,很是冷漠的模样,但其实她的内心很火热很善良,只要别人对她一点好,哪怕是怀揣着目的的好,都会让她感动。

    听着张伯伯的话,舍念也是很无奈的耸耸肩,好吧,老人家说就是什么吧。

    她总不能够和老人家争辩吧。

    “小舍念啊,以后要擦亮眼睛看人,不要被人利用了,也不要被人骗了,你觉得是你的好友的人,或许正在出卖你,你觉得是你敌人的人,或许正在帮助你。”顿了顿,张伯伯又继续说道。

    舍念听着张伯伯的话,这觉得这句话十分的有深意,但一时间又说不上来是怎么回事。

    “不要被蒙蔽了双眼,有些时候你看到的不一定就是对的,眼见也不一定为实啊。”不等舍念说话,张伯伯又继续说道。

    舍念点点头,心中牢牢记下张伯伯说的话,有些时候张伯伯真的是她的人生导师,在国外的这三年,她心情压抑烦躁的时候,大多数都会找张伯伯聊天。

    和张伯伯聊天之后,这些烦恼都好似会全部烟消云散一样。

    “我知道啦,我现在比以前聪明多了,不会再像以前那么笨了。”舍念笑着回应。

    老实说,能够和张伯伯认识,她是真的很高兴的。在这样的茫茫人海中,能够有一个人可以帮助你解开心结,能够真心实意的对待着你,真的让人觉得很幸福。

    她早已是一个孑然一身的人了,在国外那几年,也算是和张伯伯相依为命了。

    张伯伯的老伴去世的很早,女儿又被拐卖了,为了找女人很多年没有和亲戚联系过,基本上大家都和他断了联系,在外人看来也就是一个孤寡老人。

    而舍念同样是没有亲人,和张伯伯一起的时候,还真的有点相依为命的感觉。

    “好了,走吧上菜啦,免得让客人久等了。至于我囡囡的信息,等我整理好之后,你再过来拿吧,毕竟有些多。”张伯伯把两盘菜交给舍念后,慈爱的笑着说道。

    舍念点点头,端着菜跟着张伯伯一起走出了厨房。

    看到舍念来,岑燃高兴的不得了,要不是为了等这剩下的几个菜,他的耐心真的是已经耗费的干干净净了。

    今天奔波了一整天,是真的很累啊。

    “让几位久等了,现在菜上齐了,几位慢用啊。”张伯伯把最后一个菜放在桌上后,很是抱歉的开口说道。

    今天生意特别好,店里面的服务生都很忙,也有顾及不过来的时候。

    舍念看张伯伯要离开,缓声道:“张伯伯也别忙了,赶紧吃饭吧,我可不想再送您去一切医院啊。”

    听到舍念这么说,张伯伯忍笑道:“知道啦,你好好吃饭吧。”

    等到张伯伯离开后,岑燃已经大快朵颐了一阵子了。

    “小色念……你和张老爷子的感情很好啊!”岑燃模糊不清的开口,浑然不觉把舍念的名字给念错了。

    听到岑燃这么说,舍念给翊儿夹了他最喜欢吃的菜后,这才缓声道:“一,我叫舍念,不叫色念。二,二少难道不知道口中有东西的时候不要说话么。”

    来自于舍念的致命吐槽,让岑燃瞬间脸红,不过这痛苦的模样,好似是被食物呛到了。

    “看到了吧,我说了吃东西的时候不要说话,翊儿不要学你小叔叔,不好的示范往往也会有不好的结果。”舍念幸灾乐祸的看着岑燃说道。

    尽管这么说着,但还是给岑燃倒了一杯水。

    岑燃这是感激舍念也不是,骂她两句也不是,这女人还真是会玩那种给你一巴掌又给你一颗枣的游戏!

    一顿饭吃下来,就数岑燃吃的最多,反倒是舍念都没怎么吃。

    翊儿也吃了不少,告别了张伯伯,岑峥又自觉的坐上了舍念的车,岑燃见此,颤巍巍的凑到窗户口看着岑峥。

    “老哥……我应该不用跟着您去您的公寓了吧?也不用安排人来监视我了吧?”

    看着岑燃可怜兮兮的模样,舍念假装严肃的帮翊儿系好安全带后,走向了驾驶座。

    当然,岑峥没有发话之前,她确实也不能够开车。

    睨了岑燃一眼,岑峥缓声道:“仅此一次。”

    “好好好!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多谢老哥!我一定痛定思痛,努力改正错误,洗心革面做人,并且保证完成您交给我的任务!”听到岑峥这么说,岑燃就好似活过来了一样,兴高采烈又有点语无伦次的开口。

    对于岑燃这种德性,舍念觉得自己这辈子只怕是学不会了。

    当然,天有不测风云的时候,舍念现在这么坚定的决定自己学不会,却不知道在不远的将来,她比岑燃还要狗腿百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