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都市小说 > 岑少的枕上甜妻 > 第139章:尽我所能
    “林阿姨!”听林梦月这么说,阮玲兮娇嗔的看着林梦月说道。

    “还叫什么阿姨啊,过不了太久就该改口叫妈啦。”林梦月打趣的看着阮玲兮说道。

    听到林梦月这么说,阮玲兮还是忍不住脸红了。

    她也很想要改口啊,但女孩子还是矜持一些比较好吧,等合适的时候到了,总会能够顺其自然的喊出这样的称呼的。

    她相信,这一天不会太远了。

    看着阮玲兮娇羞的模样,林梦月胸有成竹,以阮玲兮对岑峥这种死心塌地的态度来看,哪怕岑峥继续耽搁下去,阮玲兮也不可能放手的。

    毕竟,在阮玲兮的认知中,也就只有自己的儿子能够配得上她了。

    两个女人各怀心思,但乍一看却相处的十分的融洽。

    与此同时,离开了公寓的岑燃也顺利的坐上了自己的车子,还没发动车子,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接通了电话,岑燃刚想要吐槽,结果电话那边的人话说完后,很是干脆的挂断了电话。

    “喂喂喂?!”岑燃听着电话里面的忙音,一时间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他这算是碰见比他挂断电话还要果断的人了!

    把手机扔到一边,岑燃发动车子离开。

    来到指定的地点,岑燃停下车子,左看右看,那破破烂烂的招牌,脏乱差的巷子,是不是搞错了啊?

    老哥怎么可能会来这种地方吃饭啊?跟他开玩笑的吧!?

    看着那破破烂烂的招牌,岑燃有些犹豫,怕是搞错了吧,老哥那种人,是绝对不可能来这种一眼看上去就不干净的地方吃饭的,那洁癖是真的严重的不行,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就同意来这里吃东西啊……

    岑燃几番犹豫,最终还是下了车走向那破破烂烂招牌的店。

    总之,先过去看看吧,如果不在里面再打电话确认好了。

    这么想着,岑燃还是走了进去,进来后,还没放眼望去,一个带着头巾打扮的比较潮的老伯看到岑燃后,很是高兴道:“你就是小舍念她们等的人吧,跟我来吧。”

    听到老伯这么说,岑燃这下子是确定了,他那高贵无比的老哥,真的被舍念同化,并且已经完全被舍念左右了啊……

    想到这,岑燃对舍念有些不寒而栗,这女人肯定是有什么邪术,若不然自己老哥那么厉害的一个人,怎么可能轻易就被舍念给迷惑了!

    老伯带着岑燃来到一个雅座,笑眯眯道:“小舍念,看看人我是不是准确的给你带来了?”

    原本还在给翊儿准备食物的舍念一听这话,一抬头就看到了老伯身后一脸无法相信的岑燃。

    “张伯伯,您可真厉害,一眼就认出来人了呢。”舍念淡笑着开口,和张伯伯说话的时候,舍念整个人都很放松,少了平时的尖锐和警惕。

    原本垂眸的岑燃听着舍念的话,不禁抬头睨了舍念一眼,墨黑的瞳眸中闪动着莫名的光辉。

    “那是,也不看看老头我的眼睛,上次在国外那贵族小白脸来找你的时候,我不也一眼就认出来了么。”张伯伯很是自信的开口。

    结果这么一句话,还真是让岑燃和岑峥都侧面了一眼。

    舍念没想到张伯伯会提起之前国外的事情,瞬间很是尴尬,当然要是那人知道张伯伯称呼他是贵族小白脸,不知道那张好看的脸上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张伯伯看舍念脸色有些尴尬,也知道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不禁笑着缓解气氛道:“既然人都到齐了,那我就安排人上菜啦?”

    “好的,麻烦您了,张伯伯。”舍念点点头应下,心中也松了一口气。

    这两兄弟干什么要用那种莫名其妙的眼神看着她?

    “哥,你还真是让我意外啊,你以前不是打死不回来这种地方么。”岑燃一屁股坐下来,很是惊讶的看着岑峥说道。

    这里面虽然很感觉,装潢也好看,但是外面的招牌真的是太差强人意了,一般人看了外面的招牌怕是根本不会愿意走进来的,也不知道刚才那老人家是怎么想的,既然里面可以弄的这么好看,那为什么外面不装修一下呢。

    不用猜都知道岑燃会这么说,在这一点上,岑峥不愿意解释。

    舍念看岑峥听岑燃说完话后,直接把头偏向一边的模样,有些好笑道:“之前我们就已经来过一次了,不过那次岑少没有进来,也是因为看到店铺太破旧了,但后来我和翊儿有给岑少外带,岑少吃了张伯伯的菜后,对外面招牌的偏见也就没有了。”

    岑燃听舍念这么说,有些狐疑的看着舍念,真的有她说的这么神奇?

    不可能吧。

    毕竟老哥向来是一个非常非常挑剔的人啊。

    “我之前在国外有在中餐厅打工一段时间,就在张伯伯的店里打工,我做的菜也是跟张伯伯偷学的。”看岑燃那一脸狐疑的模样,舍念又继续说道。

    张伯伯做的家常菜和粥类,都是她吃过最好吃的了。

    舍念做的饭菜,岑燃和岑峥都吃过,也是非常认可的,但眼下刚才那位老先生是舍念的老师,必然是比舍念还厉害了,岑燃这下子也是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等着上菜。

    “不过老哥我跟你说,家里面可是有两尊大佛在等着你呢,你准备等会儿怎么办?”岑燃看好戏的看着舍念和岑峥问道。

    等会儿若是她们回去了,一定会和阮玲兮还有林梦月碰上,他倒是想看看老哥到时候准备怎么解决。

    “你很想看我的笑话。”岑峥睨了岑燃一眼,用了肯定的语气开口。

    只不过那眼神太冰冷,岑燃若是真的承认他想要看笑话,后果肯定不堪设想啊……

    当然,岑燃自己也没有本事承认,摇着头道;“哪里哪里,我怎么敢看老哥的笑话,我就是替老哥着急呢!”

    听着岑燃的话,舍念心中默默吐槽这人虚伪,不过这两兄弟的沟通也就这样,舍念保持沉默。

    “小舍念,为什么那么老伯不装修一下外面的招牌和店面啊,明明里面都很好,怎么外面就那么邋里邋遢的。”岑燃怕岑峥又说什么,赶紧调转了话题。

    舍念听岑燃这么问,想了想淡声道:“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好像也从来没有人问过张伯伯,他开这个店也不是为了赚钱,好像这个店和他的女儿有关系吧……”

    “那他的女儿呢?”听舍念这么说,一下子勾起了岑燃的好奇心。

    “好像是很多年前被人贩子拐走了,至今都没有找到,张伯伯怕女儿以后找不到回家的路,所以这店铺外面的招牌和店面都没有更改过,也一直尽力的维护着曾经的样貌。”舍念看向忙碌的老人,神色悠远的开口。

    听舍念这么说,岑燃也愣住了,没想到竟然还会有这样的故事……

    “至今都没有找到吗?”岑燃觉得自己这个问题好像有点白痴了。

    “哪怕到了现在也一直在找,之前也是因为看到一张很像他女儿的照片,才会去国外的,后来国内的人联系说有在国内见过他的女儿,所以他又回来了,但这个店却十年如一日的开着,没有一天关门过。”舍念点点头,轻声说道。

    说到这一点,她也嗯佩服张伯伯的,一件事情能够坚持一年以上已经算有毅力,但能够坚持十年,二十年已经不是毅力的问题了,那是一种精神和坚持啊。

    她也很希望,张伯伯有生之年能够见到他的女儿。

    “哥,要不你帮老人找找女儿呗,你看都那么年迈了,都不容易啊。”岑燃看向岑峥,很是感慨的开口说道。

    岑燃会这么说,是舍念意料之外的事情,毕竟这二世祖好像所有人的眼中,都是一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人而已,怎么可能会关心这么多。

    但现在,因为这句话,舍念还真是对他大有改观了。

    岑峥看向舍念。

    被岑峥这么看着,舍念觉得有点莫名其妙。

    “我要是有能力,我也一定会帮助张伯伯的,只是警察都找了这么多年也没下落,我不知道我能够帮上张伯伯什么忙。”想了想,舍念换了个方式,比较委婉的开口。

    听到舍念这么说,岑燃悄咪咪的给舍念竖起了大拇指,果然和老哥相处还是要脑袋转的比较快啊。

    岑燃听舍念这么说,漠然的看了舍念一眼,虽然没有说话,但心中却有了自己的想法。

    只不过这女人每次都用自己的那点小聪明想要把他绕进去,真的是以为他的智商欠费吗?

    “几位久等啦!上菜啦!”就在三个人都各怀心思的时候,张伯伯端着两盘菜笑眯眯的过来了。

    还没吃,就闻到了特别香的味道,岑燃觉得自己真的是食指大动,不吃都已经相信了舍念的话了!

    张伯伯上了菜之后,还要去端其他的菜,舍念起身道:“张伯伯,我来帮你好了。”

    顺便,也从老人这里再打探打探他女儿的事情,消息多了,对岑峥那边也有用吧,

    那男人虽然没说话,但她笃定,他是准备帮忙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