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都市小说 > 岑少的枕上甜妻 > 良人晚归 第486章:不适合冒风险
    看医生这么严肃的表情,舍念愣了一下,难道情况很严重?

    这么想着,舍念自己也有些紧张起来。

    “是这样的,我不建议舍小姐目前接受治疗,舍小姐的脑内有淤血,这淤血块压迫到了神经,从而导致舍小姐不记得了曾经的事情,这淤血块要清除也不是那么容易,特别是舍小姐现在这样的情况,就算真的要进行治疗,也要等到胎儿稳定,至少过了危险期在做打算。”医生思忖了一会儿后,给出了适中的答复。

    林深倒是没什么意外的,这也是他之前想到的,不过因为他也没有办法保证,所以也就没有说出来。

    “而且还有一个原因,舍小姐的身体确实太虚弱了,虽然看得出来已经在精心调养了,但还是不够的,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我这边建议暂时不采取任何治疗。”

    听着医生的话,岑峥也陷入了沉思,但老实说,医生的这一席话,确实让不包括舍念和玲玲之外的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因为他们目前也都很迷茫,心中是希望舍念能够记起所有人,记起大家的,可是潜意识的又不想让舍念想起来,因为舍念一旦记起所有人了,那么也就说明过去的种种她都记起来了。

    特别是岑峥,其实他心中一直都很忐忑,在舍念没有恢复记忆之前,她无法理解曾经自己对她的伤害,所以她现在能够云淡风轻的和自己说话,对自己没有恨意。

    可是如果她一旦回想起来了呢?

    舍念本身就是一个敢爱敢恨的人,在面前对这些伤害,她真的能够轻易的原谅自己吗?

    “那就暂时这样吧,等她身体恢复一些了,确定能够接受治疗了,在进行下一步的治疗的吧。”岑峥缓声开口,目前除了这样也没什么好的办法了。

    而舍念倒是比较淡定,既然确定自己的回忆能够找回,那么她心中也就没有什么好忧虑的了,虽然这只是早晚的问题。

    “也好,如果岑少这边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和我联络。”医生对自己的病患是十分负责的。

    这一早上所有检查下来,都已经十二点了,岑峥也准备带舍念和玲玲去吃饭,本身林深和斐然也该功成身退了,但斐然不想这么快和舍念分开,最终还是尾随着岑峥舍念一行来到了餐厅。

    “我们过去和他们坐一桌。”斐然怂恿着林深。

    林深的内心是拒绝的,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岑少是肯定不喜欢有人打扰的,再说了那边已经有一个电灯泡了,他们两个再过去,不过更加讨嫌么。

    但偏偏斐然可没有这样的意识,她只想多一点和舍念相处的时间,也很珍惜这些时间。

    “岑少,这么巧啊,你们也来这家餐厅吃饭?”不等林深阻止,斐然已经上前去打招呼了。

    林深很是无奈的抚额,如果可以他真的不想做电灯泡的,可是斐然都已经过去了,他不能不去啊……

    一听到斐然的声音,岑峥的脸色就已经黑了一大半了,这女人明显就是故意的,什么巧不巧,明明就一直跟踪着,还有

    脸这么说。

    岑峥没有搭理斐然,反倒是舍念一看到斐然立马就认出了人。

    “欸,你是刚才的护士呀!”

    斐然本身也不需要岑峥的搭理,率先和岑峥说话,为的就是让舍念注意到自己。

    “对呀,舍小姐竟然还记得我。”斐然笑眯眯的看着舍念。

    舍念对斐然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对于斐然这种自来熟一点都不反感,相反她很喜欢和斐然说话。

    “我肯定记得你呀,你长的可真好看,是我见过的所有人里最好看的了。”舍念也很实在,怎么想的也就怎么说了。

    只是舍念没发现她话说完之后,斐然还是有些愣住了,这句话以前舍念也和自己说过,那个时候才认识,她虽然对自己有防备,但也由衷的赞美自己。

    只可惜如今已是时过境迁,大家和以前都不同了。

    “你们也是过来吃饭的吗?”不等斐然开口,舍念又继续问道。

    斐然被林深扯了一下,这才回过神来:“啊?哦,是的,我们也是过来吃饭,不过很不凑巧,这家餐厅生意向来特别好,今天竟然爆满了,要等的话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吃饭,我们正准备换一家呢。”

    听到斐然这么说,岑峥很是满意,知难而退是好事,别在这里做电灯泡打扰他们了。

    然而……

    “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和我们一桌,我们也刚点了菜,还没开始吃呢。”在岑峥脸上的笑意还没保持三秒钟的时候,舍念开口了。

    斐然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她刚才就赌舍念会留下他们吃饭,所以刚才餐厅还有位置的时候,她和林深并没有进来。

    还好,这一次她赌赢了!

    “这样好吗?不会影响你们吧……”斐然有些犹豫的看了岑峥一眼,这才开口问道。

    舍念顺着斐然的视线看了岑峥一眼,只觉得岑峥脸色有些不太好,只当是他一个早上没吃东西导致的,并没有往更深层次的地方去想。

    “没事的,我们点了一桌子菜,三个人也吃不完的。”舍念倒是很热情,她做这些也是凭着内心想法来的,因为很喜欢斐然,所以想要和斐然一起吃个饭。

    舍念都这么热情了,斐然自然是不好意思拒绝的,拉开了舍念旁边的凳子坐下。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真的是打扰了,岑少不介意吧?”斐然笑眯眯的看向岑峥,只有岑峥看得出来,这女人眼中明显带着得意和挑衅。

    如果不是碍于舍念就在身边,他怎么可能允许这女人和他一起吃饭!

    不想让这个女人如意,但偏偏他自己又无可奈何,他总不能够当着舍念的面把人给赶走吧,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舍念很喜欢这个女人来着。

    此刻岑峥还真是有些后悔了,早知道就不应该让这女人知道舍念的下落,至少不该这么快就让她和舍念见面。

    现在让她这么得瑟,岑峥心理面真是不爽极了。

    “哪里,怎么会介意,舍念高兴

    就好。”岑峥冷声开口,这一句话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

    林深现在还很是什么都不敢做了,走也不是,站着也不是,他明显能够感觉到岑峥的怒气,偏偏斐然还没有一丁点自觉,继续这么挑衅这大魔头……

    “好站着做什么,林医生也坐下来啊。”岑峥瞥了林深一眼,对着林深说话的语气十分清凉。

    林深只觉得自己背后一凉,一瞬间汗毛倒竖,早知道就坚决不带斐然过来了,现在好了,他是完完全全把自己老板给得罪了……

    岑峥虽然不会对付斐然,但是要对付他轻轻松松啊!

    “呵呵……那、那我也就不客气了……”林深脸上的笑容已经十分僵硬了,偏偏此刻也就岑峥旁边还有一个位置,林深此刻真的是坐如针毡。

    玲玲懵懂的看着这四个大人,总觉得这气氛围有些奇怪,但到底哪里奇怪,她自己又说不上来,只是一看这大哥哥的脸色,玲玲是什么话都不敢说。

    舍念叫来服务员又加了两套碗筷,斐然一直拉着舍念说话,中途岑峥也有说几句,但还不等他把话给说完,斐然又忽然开口,这导致岑峥一顿饭下来,几乎上一句完整的话都没有和舍念说过。

    斐然给舍念夹了红烧鱼,笑着道:“多吃点,你以前可喜欢吃了……”

    这话才说完,斐然愣了一下,这桌上的气氛就更加奇怪了,斐然也察觉自己说错话了,话锋一转对向林深:“哎呀,我真是糊涂,要给你夹鱼的,顺手习惯了一下子就夹给舍小姐了。来多吃点啊。”

    原本在听到斐然上一句话的时候,舍念还有些发愣,因为斐然这话无疑是说明自己和她是认识的,舍念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斐然就转向林深了。

    舍念这才发现原来是斐然弄错了。

    岑峥给斐然递了一个警告的眼神,而林深在众人殷切的视线中,苦着脸把那斐然给他夹的鱼肉都吃了下去。

    没有人知道,他这一辈子最最最不喜欢吃的就是鱼啊!

    斐然心中也很是忐忑,还好舍念没有深究,若不然今天这坎就是过不去了。

    后来斐然话也少了,主要是害怕自己再说错话,所以就尽量少说些话,吃完饭的时候,岑峥给了林深和斐然一个可以滚蛋的眼神,他现在看到这两个人都头疼,只希望这两个人识时务一点赶紧滚蛋。

    “舍小姐,你们接下来准备去哪里呀?”斐然还不想和舍念分开。

    “她该回去睡午觉了,孕妇可没有你们这么好的精神。”不等舍念开口,岑峥就已经接话说道。

    听到岑峥这么说,舍念也只得点点头,她确实有些困了,想要回去好好睡一下。

    斐然听岑峥这么说,虽然有些不开心,但也记得之前医生说的话,舍念确实需要多休息,这种时候还是不要任性了。

    “那好吧,那舍小姐快些回去休息吧。”

    舍念礼貌和斐然道别,刚准备上车,斐然却忽然叫住了舍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