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都市小说 > 岑少的枕上甜妻 > 良人晚归 第392章:无法了结的宿怨
    “胡说八道!岑氏的一切怎么可能是你的!那是你大哥的东西,由他带着岑氏走到今天,这一切都是属于他的!”岑国戚显然也被岑燃这种态度激怒了。

    从来没有出过力,没有为岑氏做过一丝一毫贡献的家伙,现在却说这一切都是属于他的,这种痴心妄想的人,竟然会是自己的儿子……

    “我从岑峥手中夺走了一切,岑峥手中只有百分之四十的股份,剩下的百分之六十都在我的手中,如今岑氏最大话语权的人已经不是岑峥了!”看着岑国戚恼怒的模样,岑燃以为自己不会痛的心,此刻竟然还是有些难受。

    原来不管他有多努力,做了多少事情,在父亲的眼中,他依旧没有岑峥半分重要。

    “那是属于岑峥的东西的,你这不叫夺走,你这是偷是盗!我送你出国留学,让你裹着无忧的生活,不是让你做一个被人耻笑的小偷的!你想做什么,兄弟反目,对付家中的人,成为家族中遗臭万年的存在吗?!”岑国戚简直要被岑燃气笑了,怎么还有脸说出这种话。

    岑国戚的那一个偷,那一个盗,像是锋利的尖刀,一下一下的扎进了岑燃的心窝中,原来他所做的一切,在父亲的眼中都是强盗行为。

    “自古不都是谁有能力能登基,古时候的王爷都能够篡位,我现在照样也可以夺得岑氏的大权!”岑燃对岑国戚失望的彻底,也不想在和他废话了。

    反正如今他已经拿到了岑氏的话语权,不管岑峥想要怎么挣扎都已经于事无补了。

    “住口!你怎么有脸说的出这种话,岑氏从来都不是你的,别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岑燃什么身份?岑国戚你今天给我说清楚!”岑国戚的话才说完,柳莞那尖锐的有些刺耳的声音骤然响起。

    舍念看着风风火火赶来的柳莞,这个女人说话时的尖锐,还有此刻双眼带着恨意的视线,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她和岑燃策划的,母子俩这么做也算是破釜沉舟了。

    也知道一旦失败要承受什么,但却还是这么做了。

    说到底岑燃确实是个可怜人,这个大时代虽然日益变化,但在迂腐又陈旧的大家族中,依旧没有留有私生子所生存的余地,而这样的孩子依旧是不被接受的,是悲哀的产物。

    这一切也都不该怪在岑燃的身上,他被生下来了,没有人问过他的意见,他也没有话语权,他是柳莞捆住岑国戚,进入岑家的契机,却又是林梦月的眼中钉肉中刺。

    从始至终岑燃都是最可怜的,但这样的可怜的他,对于拥有这样的身份不是去改变去创作,过自己的人生,反而做了这样的事情,这是舍念无法理解的。

    看着忽然出现的柳莞,岑国戚很是失望。

    “那天晚上将我灌醉,让我在合同上签字,签下的就是岑氏的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吧?”

    岑国戚这样问,柳莞还是愣了一下,她以为那天岑国戚已经喝的晕头转向什么都不知道了,怎么现在竟然还记得他签了字?

    而岑燃在听到岑国戚这么说的时候,一脸不解的看向了柳莞,当时母亲不是说这是父亲自愿给他的么?

    柳莞脸上很是尴尬,但依旧梗着脖子道:“怎么,这本来就是小燃应该得到的,你现在想要后悔吗?”

    岑国戚无奈的摇摇头:“其实那天你所做的一切我都知道,我也觉得亏欠这孩子太多了,这股份给他就给他了,但我却万万没有想到,你们母子两个竟然用我给你们的这点股份,去对付阿峥!如果知道你们要这样做,我便是把这股份捐给慈善机构,也不会给你们一分一毫!”

    岑国戚的话字字珠心,柳莞和岑燃都愣在了原地,没想到在岑国戚的心中岑燃竟然比他们两个人都要重要。

    而作为当事人的岑峥,从岑国戚到来之后就没说话,就好像是一个局外人一样,冷眼看着这一场闹剧。

    舍念很是担心,眼下岑氏的情况对岑峥真的很不利,以岑燃的能力是绝对不可能说动全部股东的,这其中肯定有云翊在从中作梗,这个男人总是这样,借刀杀人用的一贯顺手。

    想到这,舍念不禁攥紧了拳头,等今天的一切都结束了之后,她和云翊之间的账,也该好好算一算了。

    “岑国戚我陪了你这么多年,没名没分的跟在你身边,在岑家受尽了冷眼,这么多年来我依旧毫无怨言,我以为你心里终究还是有我的,可是现在看来,我还真是大错特错啊!”柳莞有些崩溃的看着岑国戚,想到自己这么多年的陪伴只是一个笑话,柳莞心中的恨意就止不住。

    “原来在你心中,我依旧是比不上林梦月那恶毒的女人!你到底爱着她什么,我难道不比她美吗?我能够在你失落愤怒的时候安慰你陪着你,可她呢,总是冷眼看你的笑话,你就像是一条狗,永远匍匐在她脚下,围着她打转,你难道都没有一丁点的自尊吗?”

    这些话,若是放在以前,柳莞是绝对不敢和岑国戚说的,但是今时已不同往日了,如今她已经做好了和岑国戚撕破脸的准备了,岑燃得到了岑氏,她也准备和岑国戚老死不相往来了。

    在岑国戚身上耗了这么多年,青春爱情所有都被耗尽了。

    “那恶毒的女人快死了吧?这都是报应,这么多年来她实施针对我的报应,我不幸福,你们两个也绝对不可能幸福!”看着岑国戚苍白的脸色,柳莞的脸上浮现一抹怪异的笑容。

    看着柳莞这像是疯魔了一样的表情,岑国戚无奈摇头。

    这都是报应啊,因为他年轻时留下的风流债,而产生的报应啊。

    “莞莞,我对你怎么可能没感情,你终究是陪了我这么多年的人,如果真的没有感情那就不是人了,那么多失落的日子都是你陪着我,我是感激你的。”岑国戚轻声开口,不想再刺激柳莞。

    听到岑国戚这么说,柳莞眼睛一亮,带着几分希冀看着岑国戚:“你现在其实还是有可以选择的余地的,我给你两个机会。”

    岑燃也搞不懂自己母亲在想什么了,原计划中完全没有这些的,怎么临时有弄出这些事情来,但是看到自己母亲眼中的哀痛,还有夹杂着的愤怒时,岑燃还是沉默了。

    不管是对于母亲而言,还是对于这个他没多少感情的父亲而言,这都已经是最后了。

    “莞莞你说。”

    听到岑国戚这么喊自己,柳莞脸上的笑意温和,就和往常没有多大的差别。

    “我给你两个选择,离开快死的林梦月来到我的身边,那么岑峥以后在岑氏还能够好好的。”

    “当然,你如果不同意我的第一个要求,那么你也可以继续留在那快死的恶毒女人身边,岑峥也可以留在岑氏,但你这辈子和我就终身不见了!”柳绾轻启唇,说出了自己的两个要求。

    岑国戚眸光深深看着柳莞,活到他这样的岁数,什么大风大浪没有经历过,很多事情都已经没有那么复杂了,如今柳莞母子弄出的这一场闹剧,只其中他的责任最多,所以他必须负责收场,也不想让岑峥为难。

    “梦月如今还有一线生机我都不会放弃,原本我昨天也就想好了,如果没有今天这场闹剧,我原本打算把我名下的所有财产都转到你那里,以后你就自由了,不需要被捆绑在岑家,想要过什么样的生活都可以,这么多年来我也感激你的陪伴,唯一能够做的补偿也就只有这样了。”岑国戚沉默了许久后,这才缓声开口。

    听到岑国戚这么说,柳莞一时半会反应不过来,像是想要好好的思忖一般。

    “莞莞,小燃听我一句劝吧,现在收手一切都还来得及,阿峥也不会再追究什么,该给你们的一丁点都不会少,你们也就可以过的很好,比之前还要好,就当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顿了顿,岑国戚又继续说道。

    这是他最后能够做的事情了,虽然柳莞陪伴他这么多年,他和柳莞也确实有感情,可是昨晚林梦月的事情他也受到了重重的打击,他根本没有办法想象,以后的人生再也见不到林梦月,那会怎样。以前有那么多时间的时候他不珍惜,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所以他想要在林梦月人生中最后的时光里,能够陪伴着她,而柳莞也不该成为自己人生的附属品。

    “呵呵……呵呵呵……岑国戚,你真是让我笑掉大牙啊,你以为这样就能够弥补你的愧疚了吗?你以为这样你心爱的儿子就能够拿回一切了吗?我告诉你,永远不可能!你欠我的,永远都还不清!”蓦地,柳莞阴冷的大笑起来,整个人都癫狂了一般,看上去有些吓人。

    听着柳莞这样的言论,舍念却一点都不同情柳莞,从始至终都没有人逼着她成为小三,她成为小三破坏了别人的感情,如今却叫嚣着全世界都欠她,这样的女人实在可怜,可怜的让人觉得可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