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都市小说 > 岑少的枕上甜妻 > 良人晚归 第372章:别躲,又不是没看过
    岑峥一刻都没停,从岑家大宅出来之后,直接来到车库,管家见此急急跟了上来,然而岑峥也只是对他视若无睹一般。

    “少爷,少爷今天是您的生日宴啊,您现在这是要去哪里啊?!”管家看岑峥上了车,也不管是否会冒犯到岑峥了,赶紧上前阻止。

    听到管家这么说,岑峥微微颔首表示自己知道。

    今天是他的生日,已经有太多人提醒过他了,他怎么可能会忘记。

    “晚些我会回来。”看着老管家颤颤巍巍的模样,岑峥还是开口说道。

    听到岑峥这么说,管家赶紧摇头道:“少爷啊,您有什么事情就只管吩咐我,我去帮您处理就好了,夫人吩咐过我的,让您今天留在大宅不要离开啊!”

    这若是岑峥走了,被夫人知道了,他就真的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听到管家这么说,岑峥是一点都不诧异,知道自己母亲的性格,她不会放心自己,而自己也了解她。

    “放心,五点之前我会回来。”

    只是此刻想要见到舍念的心,并不会因为谁阻止,因为有何种阻碍而减退。

    他要见到舍念,任谁都不能够阻止。

    “可、可是……”管家心中是很畏惧岑峥的,比起岑国戚和林梦月,岑峥无形中总是会给人一种透不过气的压迫感,尽管人还年轻,却已经让佣人们十分畏惧了。

    “没什么可是的,让开。”不等管家把话说完,岑峥已经果断开口,并且已经发动了车子。

    管家自然是不敢忤逆于岑峥的,毕竟说到底,这个家中说话最为管事的还是岑峥,哪怕是岑国戚自己也一样,就算不想承认,但在心中也清楚,岑峥说的话更加有份量一些。

    “那么还请少爷五点前务必赶回来……”管家恭恭敬敬的让路,并轻声叮嘱。

    岑峥颔首,车子发动很快冲出了车库。

    岑峥的车子这才消失,一道身影很快跑到管家的身边。

    “少爷要去哪里?什么时候回来?!”

    “小林啊,这些事情你觉得我们做佣人的能够知道吗?少爷只说他五点前会赶回来,你若是要和夫人说,那便说吧。”管家无奈开口。

    他伺候这一家人也是大半辈子了,但偏偏这一个个都是性格怪癖得很呢,这么几十年来,依旧没有摸清楚这一家子人到底在想什么。

    “哼!等夫人回来了,你这管家的位置也别想要了,到时候我便与夫人说,前院门口的花圃缺一个修剪花圃的花匠,你既胜任不了管家的位置,那便去做花匠吧!”小林趾高气昂的看着管家说道。

    岑家管家的位置,必定是他的!只是被这老不死强占了多年,如今也该属于他了!

    听到小林这么说,管家摇摇头道:“你要是能将这个位置拿走,那你只管去做好了,哪怕没有了我,岑家轮不到你来当管家!”

    这小林心高气傲,便是做了管家也只会令人更加讨厌罢了。

    “哼!我看你还能这么嘴硬到什么时候!”小林看管家并没有被他吓到,很是不爽,但也不想在这种事情上浪费口舌,话说完后直接甩手离开了。

    与其和这老家伙争论,他还不如现在就给夫人打电话汇报呢!

    反正是这老家伙看不住少爷,若是少爷没有回来,这次宴会就放了宾客们的鸽子,那岑家就真的要被笑话了,到时候这些罪责都是这老家伙当着,反正是他没有办法阻止少爷的。

    小林想到的,管家又怎么可能想不到呢,只是比起这些会出现的情况,他更相信岑峥,虽然这些年来岑峥都很少会回岑峥大宅,但是岑峥一直都是一个很守信的人,他从不会食言也不会出尔反尔。

    所以刚才岑峥说他会在五点前赶回来,他是相信的。

    而此刻,舍念这边也基本要搞定了。

    “舍小姐去换一下礼服吧,有什么问题我们现在调整一下还是来得及的。”工作人员很是满意的看着镜子中的舍念说道。

    舍念点点头,刚才看着化妆师帮她化妆,舍念也不得不感叹化妆师的技术,如今这社会上什么整容之类的,真的没有一双能够画出完美妆容的巧手来的重要。

    适当的化妆还真的是能够把人的气质,和面容都加分,虽然她工作的时候也会化一个淡妆,但是和人家这种专业的化妆师比起来,真的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感叹归感叹,舍念还是赶紧上楼去换礼服了,都已经三点多了,若是再不快一点,她还真的怕来不及。

    毕竟是第一次参加岑峥的生日,她不允许自己在这上面出任何的差池和意外。

    取出礼服准备换上,舍念有些自恋在镜子面前摆弄摆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舍念还是有些不敢相信,没想到自己竟然还能够有这样的一面。

    好吧,难怪岑峥这么喜欢自己,她这美貌也不输之前那些围在岑峥身边的莺莺燕燕呀……

    若是有人知道舍念此刻的想法,一定满头都是问号吧,这就是传说中的不知自己美?

    还是她真的不知道自己一直都是美的?

    看了看时间,舍念还真是没想到自己就这么自恋了十多分钟了,不敢再耽搁,舍念赶紧脱下自己身上的居家服,准备换礼服。

    听到门把转动的声音,舍念以为是自己耽搁了太长的时间,林嫂上来看自己了。

    如是告诉她们,自己就这么看镜子中的自己,然后比划了半天,耽搁了时间,只怕要被她们笑的,毕竟自己向来都是以沉稳形象出现的。

    “林嫂,我马上就好,稍等我一下下!”舍念焦急开口,毕竟现在她衣服都已经脱完了,因为要穿这礼服,只能够用乳,贴,所以现在是很尴尬的场景,她还真的是不想被人看到。

    早知道就把门锁起来好了,因为想到没人会上来,所以就没锁门,还真的是失误。

    结果舍念哪怕话说完了,门还是被人从外面打开了,舍念惊慌失措的拿起礼服遮住了自己的身体,若不然就真的要春光外泄了……

    林嫂向来是一个十分好说话的人,今天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她说了还像是没有听到一样。

    舍念有些生气,刚想说林嫂几句,结果看到进来的人后,舍念一时间也愣住了。

    “我想见你。”看着这样的舍念,岑峥心中眼中都只有她,只想要拥抱她。

    听到岑峥这么说,舍念心中原本那点生气和窘迫,一时间都消失无踪了,他的声音很脆弱,他好像经历了什么不太好的事情,他很需要自己。

    “你……”舍念刚启唇,岑峥已经大步走向舍念。

    门早已经关闭,看着向着自己走过来的岑峥,舍念莫名的有一种感觉,他好像是跨过了长河与冰川,跨过了漫长的岁月时间等待,走向自己。

    看着这样的岑峥,舍念没有办法开口让他出去,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就这么看着他。

    而岑峥并没有让舍念等待,似是用尽了全力一般,伸出手大力的将舍念紧紧拥在了怀中。

    舍念整个人重重的跌进了岑峥的怀中,这样的拥抱这样的温暖,她没有办法拒绝没有办法推开,因为她从这个拥抱中能够感受得到,此刻的岑峥有多么的需要自己……

    舍念伸出手的回抱岑峥,轻轻的拍着岑峥的背。

    此刻,哪怕天崩地裂,哪怕世界在她的眼前塌陷,她都不会放开岑峥的。

    如果这个时候能够换做她来保护岑峥,那么她愿意,即便是要牺牲性命,她也愿意……

    “舍念。”岑峥抱着舍念轻轻低喃。

    “我在呢。”舍念同样轻声回应着岑峥,没有让他等待。

    “留在我身边,陪在我身边。”

    “好。”

    舍念相信,眼前这个时刻,不管是谁都没有办法拒绝岑峥,没有办法让他失望和伤心。

    得到了舍念的回答,岑峥把舍念抱的越发紧了。

    就好似要将舍念彻底揉进骨血中一般,此刻的岑峥根本不想放开舍念。

    哪怕岑峥这样勒疼了自己,舍念也没有喊出一声,就这么任由岑峥抱着自己。

    过了许久,久到舍念觉得已经过去一两个小时的时候,岑峥这才松开了舍念。

    虽然岑峥把自己和舍念之间拉开了一点距离,但岑峥的双手依旧拥着舍念,而舍念因为伸手去拥抱岑峥,原本夹在两人中间的礼服,就在这一个小小的空隙中,就这么……悄然的……滑落了……

    还没来得及贴上乳,贴,舍念抬头看着岑峥,岑峥垂眸看着舍念,两个人眨巴眨巴眼睛互相看着对方。

    舍念是眨巴眨巴眼睛看着岑峥的,只是岑峥的眼睛眨巴眨巴看着舍念一会儿后,默默的往下移了……

    察觉了岑峥的眼神向下游弋后,舍念的脸爆红,用了平生最快的速度一把抱住了岑峥。

    “色狼啊!”舍念气急败坏的开口,脸红的都快滴血了一般。

    舍念这么羞窘的模样,彻底的取悦了岑峥。

    “笨蛋,又不是没见过,害羞什么。”岑峥伸手捏了捏舍念的小臂,打趣一般开口说道。